十根筷子堅如鐵:小豬佩奇商標被中國人搶注

2018-09-28 19:13  閱讀 656 views 次 評論 1 條

十根筷子堅如鐵:

小豬佩奇商標遭搶注事件引發了輿論廣泛關注,其實類似的案例很多,商標搶注也不是近兩年才有的事,事實上已經成為了一門“生意”。

“商標搶注怎么能成為一門‘生意’呢?”中華商標協會法律部副主任張靜玉感嘆說:“商標法的立法目的本是保護商標專用權,促使生產、經營者保證商品和服務質量,維護商標信譽,是為了國家經濟健康有序發展。而當前國內惡意搶注現象非常普遍,問題嚴峻。”

企業不得已“山寨”

自己的商標

“商標惡意注冊,是指違背誠實信用原則,以攫取或不正當利用他人市場聲譽,損害他人在先權益,或者以侵占公共資源為目的的商標注冊行為。”張靜玉說,“搶注國內外知名商標、商號、名人姓名的,同一主體囤積幾百枚甚至幾千枚商標,不使用、待價而沽的,搶注者‘賊喊捉賊’惡意維權的,不一而足。”

惡意注冊情況嚴重,許多企業的應對顯得有些哭笑不得而又無可奈何——它們不得不多類別甚至全類別“山寨”自己的商標以“防御”。

在前段時間的拼多多“山寨”品牌事件中,創維發布品牌維權聲明,指責拼多多平臺所售創維先鋒、創維云視TV、創維e家等,涉嫌假冒。而如果查詢一下,會發現許多知名企業已未雨綢繆。比如,小米公司把“大米”“蝦米”“玉米”“爆米花”“黑米”“米粉”全部注冊了,阿里巴巴名下也有“阿里叔叔”“阿里爺爺”“阿里奶奶”“阿里寶寶”“阿里哥哥”等“阿里一家子”。

“盡管注冊防御性商標在保障企業權益方面作用明顯,但也存在困局。”張靜玉指出,“防御商標以‘保護’為目的,使用的可能性很低,因此面臨‘撤三’風險。”

張靜玉說的“撤三”,指的是根據商標法第49條規定,沒有正當理由連續三年不使用的,任何單位或者個人可以向商標局申請撤銷該注冊商標。也就是說,即使企業注冊了防御性商標,如果三年里沒有使用它們,后續可能面臨被撤銷的風險。而實踐中,為規避“撤三”風險,一些企業又被迫每三年再申請一次。如此循環往復,商標申請量逐年膨脹,商標異議申請、無效申請和行政訴訟逐年大增,造成了對社會資源的浪費。

搶注商標成為發財致富的途徑

“搶注人最愛‘傍名牌’。”北京中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知識產權律師趙虎告訴記者,有些搶注者瞄準知名的商標,會在其沒有注冊的品類上進行搶注。名人姓名也是“重災區”。今年世界杯期間,新秀姆巴佩的名字就成為商標搶注的目標。據媒體報道,7月1日~7日,在中國商標網上申請注冊“姆巴佩”或“姆巴佩MBAPPE”商標的就已達138個。注冊該類商標的企業五花八門,有肥料公司、馬場、網吧,甚至是鞋廠。

“一些惡意搶注者對知名的商標就改一個字,或者在其前后加數字,然后進行廣撒網式注冊申請,批量‘碰瓷’。還有一些商標搶注人發現境外有些知名品牌尚未進入中國,就會迅速搶注他們的海外商標。”廣東深圳深南律師事務所律師張愛東說。

張愛東代理過惡意搶注行為導致的商標侵權和不正當競爭案件。在他看來,“對于職業商標搶注人來說,商標搶注快,來錢也快,他們覺得有利可圖。而違法成本往往非常低,即使搶注失敗,也沒有較為嚴厲的法律懲罰。”

據了解,注冊一個類別的商標,費用只要1000多元,而轉讓價格可達數百萬元。

商標惡意注冊已經成為一門生意,許多機構以此牟利。中華商標協會每年都會舉辦商標代理案例評選。張靜玉發現,這些年報送上來的案例大都是惡意搶注商標的案例。

“一些人或機構把搶注商標當成一種發財致富的途徑,甚至還有人開講座將商標說成一種投資工具,鼓勵大家惡意注冊、轉讓牟利。”張靜玉曾在網上看到,某地一商標事務所所長鼓勵“商標投資,轉讓獲利”,她對此感到難以理解。

對惡意搶注行為重拳出擊

商標法第32條規定,申請商標注冊不得損害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也不得以不正當手段搶先注冊他人已經使用并有一定影響的商標。這一條被認為是為了維護誠實信用原則,制止惡意搶注的行為,是對商標注冊制度的有效補充。

不過,張愛東在代理案件中發現一些困境。有些權利意識淡泊的商家雖然已經使用商標了,但沒有及時注冊,被別人搶注。

“我們在辦商標案件時有一句話:惡意壓倒一切。”趙虎表示,如果商標是惡意取得的,比如其有搶注記錄或者名下有多個商標的,法院在判決的時候會傾向于判定該商標無效。

國家工商總局商標局相關負責人曾表示,面對商標惡意注冊行為日趨規模化、專業化的形勢,商標局通過優化審查分文流程,對典型惡意申請類型及相關案例進行梳理、匯總。在審查環節,對認定具有明顯的主觀惡意的商標申請從嚴審查,主動予以駁回。

鏈接

我國企業商標

也屢屢被國外搶注

不只是國內搶注傍國際大牌,國外也搶注了我國很多企業商標域名,其中不乏老字號。

據不完全統計,我國曾有超過80個商標在印度尼西亞被搶注,有近100個商標在日本被搶注。有近200個商標在澳大利亞被搶注。目前世界上大多數國家都采取“注冊在先”的原則,即誰先在該國注冊商標,誰就擁有商標的專用權并得到該國的法律保護。

聯 想“Legend”商標

2001年,聯想開始全球化發展步伐,卻發現聯想的英文名legend在全球竟被100多家公司注冊過商標,行業遍及娛樂、汽車等等。據傳,聯想試著在歐洲買了兩個回來,但很快發現,要和全球100多家公司去談、去買接近天方夜譚。2003年4月28日,聯想宣布花費巨資更換“Legend”為“lenovo”。

王致和

2006年7月,王致和集團擬在30多個國家進行商標注冊時,發現“王致和”腐乳、調味品、銷售服務等三類商標,已被一家名叫歐凱的德籍公司于2006年3月在德國注冊。而歐凱公司申請的商標標識與王致和集團產品使用的商標標識一模一樣。歐凱公司是柏林一家主要經營中國商品的超市,其員工全部是華人。調查發現,歐凱公司還曾搶注過“白家”、“洽洽”、“老干媽”、“今麥郎”等眾多知名商標。

狗不理

天津著名老字號“狗不理”的商標曾在日本遭搶注,歷時10余年的不懈努力,經過多次的談判與交涉,天津狗不理集團有限公司最終于在2007年9月拿回了遭搶注的兩個“狗不理”商標。至此,在海外漂泊多年的“狗不理”商標終于回家了,這是我國老字號企業在海外維權成功的經典案例。

豬身粉色系、與吹風機雷同的臉、一雙兔子耳朵、眼睛長在大腦門上,這樣一種奇怪的造型屬于一個叫做“小豬佩奇”的英國動漫IP,由英國人阿斯特利、貝克、戴維斯創作,同名動畫短片席卷了全球180多個國家,被譯成40種不同的語言發行。

尤其是在中國,動畫片在2015年6月登陸后,一年的時間里播放量超過100億次,豆瓣口碑高達9.2分,之后更是成為了動畫界的第一網紅,日用品上、手表上、餅干上……到處都是小豬佩奇的身影,社交媒體的熱詞榜上一度居高不下,甚至催生出“小豬佩奇身上紋,掌聲送給社會人”。

而那些對挖掘商機有著獨到見解,能把梅西、C羅、姆巴佩注冊成馬桶、肥料、感冒藥的中國商人們,這一次又對火熱的小豬佩奇下手了,盡管這個小粉豬很“社會”,卻依然沒有嚇住這些無良商家們。

被惡意搶注140個商標,小豬佩奇損失數千萬美元

近日,小豬佩奇商標及著作權權利人——Entertainment One(下稱eOne)相關負責人在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表示,小豬佩奇商標在華遭遇惡意搶注,“根據侵權銷售的絕對數量,可以毫不夸張地說,僅在中國,我們已經損失了數千萬美元。”

據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網站顯示,小豬佩奇的多個角色名稱、圖像、昵稱、標志被大規模搶注,類別眾多。

比如被注冊成日用品的:一家名為“揚州金霞塑膠”的公司,在2011年就申請注冊了21類別名為Peppa Pig的商標,商品和服務范圍是電動牙刷;梳;刷;牙簽;牙刷等,且于2013年1月注冊成功。

以及被注冊成休閑玩具的:深圳市澧升科技有限公司僅在2016年,就申請注冊了28類別名為“小豬喬治”的商標,商品和服務范圍涵蓋游戲機、棋、木偶等。

甚至有大范圍“撒網”的:一位名叫“蔡×”的申請人,接連申請注冊“小豬佩奇”、“粉紅豬佩奇”“佩奇的家”“珮珮豬”等角色名稱和圖形,涵蓋多個類目近140個商標,其中大部分商標同樣注冊成功,僅有少數商標的狀態顯示“異議中”。

如此大規模的惡意搶注,是eOne這個“外來者”所沒有意料到的,而這其實跟小豬佩奇IP背后蘊含的巨大財富有很大關系,僅2017年上半年,eOne就宣布在中國的授權和商品銷售收入,同比增幅超過了700%。

在IP合作方面,eOne也頗有建樹。先是聯合微信,推出了系列表情包,兩周內下載量超過100萬次,后又在今年與3月奧飛娛樂股份有限公司成為合作方,對于小豬佩奇展開一系列產業合作包括玩具組合、角色塑像和角色扮演玩具等,上海也將落地中國首家小豬佩奇室外主題樂園。

不僅如此,8月底阿里巴巴影業集團與eOne聯合宣布,小豬佩奇將于農歷豬年春節登錄中國內地大銀幕。從每集5分鐘的動畫短片改編為一部大電影,也顯示了阿里巴巴影業對該IP的看好。

如此大的成功,顯然有點“樹大招風”了,商標被人盯上似乎成了情理之中的事情,而這也體現出eOne在知識產權保護方面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盜版事件層出不窮,知識產權保護處在過渡期

其實不只是小豬佩奇,就連騰訊也遭遇了惡意搶注的事情。在微信上廣為傳播、超過5億人使用的“捂臉”表情被一位浙江義烏人搶注為商標了。

據“中國商標網”該商標的注冊信息顯示,商標的申請人名叫金召平,他早在2017年就提交了“捂臉”商標申請,類別為第25類,涵蓋服裝、嬰兒全套衣、鞋帽襪、領帶圍巾等,且在2018年8月13日被初步審定。

對此,騰訊公關部門工作人員回應稱,目前已經關注到了上述情況,鑒于目前該商標還在公告階段,騰訊方面將在法定時限內對該商標提出異議申請。

而在更早之前,一系列國內知名動畫IP都曾遭侵權,包括“大頭兒子和小頭爸爸”、“葫蘆娃”、“熊出沒”、“阿貍”等。其中“阿貍”的著作權方夢之城文化,曾在2017年一年之內連續起訴三家侵權公司,類別包含周邊產品、手機游戲、flash游戲等。

另據《中國法院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狀況(2017年)》(白皮書)顯示,2017年在我國知識產權民事一審案件中,著作權案件達137267件,同比上升57.80%,而商標和專利案件分別為37946件、16010件,同比上升39.58%、29.56%。

為何在國家越來越重視知識產權保護,出臺了一系列的法律法規的情況下,還是會有如此多的侵權事件出現?

擁有“長草顏團子”、“小僵尸”、“制冷少女”等眾多原創動漫IP的十二棟文化創始人王彪對新芽NewSeed表示:“一方面原因是,當前原創動漫IP擁有一個好的創作環境,大量的優質動漫IP涌現出來,相反的是創作者版權保護意識還比較薄弱,作品能否走紅有太多的不確定性,因此還處在樹立版權保護意識的過渡期。另一方面,保護原創、進行打假的成本過高,從申請到注冊通過周期長達一年,但盜版的成本卻很低,因此造成很多侵權事件也就不了了之。”

據王彪介紹,十二棟文化儲備了大量的原創動漫IP,同時開發了一系列的周邊產品,由此每年都要進行大量的商標、版權和專利的申請,資金投入每年也都在百萬人民幣以上。但由于種類、名目繁多,不可能每一項知識產權都保護到,所以他們也經常面臨被盜版、被抄襲的情況。

“有時候發現,抄襲我們作品的公司其實也有融資經歷,也正在朝正規的方向發展,已經不是小作坊山寨作品的階段了,所以加強知識產權保護迫在眉睫。”王彪說道。

原創IP出海,我們有以下幾點建議

擁有近百年歷史的“動畫王國”迪士尼,其實在知識產權保護方面有很多可供借鑒的經驗,其核心資產是大量的優質內容IP,因此深知知識產權保護的重要性,有著一套完整的保護模式。

第一,對全產業鏈進行版權保護。在影片上映之前,迪士尼都會與多家企業完成衍生品的合作,在作品的上下游產業中都將電影版權保護進行落實,包括各類玩具、音像制品、圖書、電子游戲、紀念品、郵票、服飾、海報等。

第二,不斷改良重要動漫動畫任務形象加以保護。由于大部分國家都對作品的保護期限進行了約定,為避免權利保護到期后重要的人物形象落入公有領域,企業可以通過不斷改良重要動漫動畫人物的形象來達到延長版權保護期限的目的。迪士尼及其授權公司選擇持續不斷推出米老鼠系列作品,借此延長版權保護期限。

第三,重金注冊多個商標進行保護。為了最大程度地保護重要人物形象的權利,迪士尼還不惜重金進行商標注冊。據悉,其目前在中國的注冊商標高達2000多個,并對“米老鼠”申請了全類商標注冊保護。

王彪也表示,無論是小豬佩奇這種入華的動漫IP,還是國內想要出海的原創IP,要持續關注市場反應,即使作品尚未在市場取得強烈反響,也應該選擇適當時機,進行作品相關知識產權的認證和注冊登記,這樣可以有效避免后續麻煩,而不是被侵權之后才想起來“亡羊補牢”。

另外由于如今傳播渠道、方式的改變,作品在傳播過程中很容易衍生出其它火熱的內容,這時就需要及時、迅速的去建立保護。這其實也對相關法律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果能由“時間在先”原則轉變為“實際在先”,以實際產生內容的一方為準,而不是以誰先注冊為準,則會大大改變原創IP商標被搶注的局面。

無論怎樣,知識產權保護仍是長路漫漫,任何一天都不能有懈怠的時候。

本文地址:http://www.42231877.com/archives/114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創業資訊網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