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蒼穹起點】賈躍亭造車馬化騰張一鳴要掀桌?

2018-11-03 21:04  閱讀 254 views 次 評論 0 條

天域蒼穹起點】賈躍亭造車馬化騰張一鳴要掀桌?

 

賈躍亭帶著FF又一次站在了懸崖邊上。

8月28日,當賈躍亭在美國正式宣布豪華電動車FF91首輛預產車下線的時候,他的“造成夢”看起來要迎來新生。然而過去僅僅2個月,這個夢可能因為與恒大的糾紛而落空。此時,距離賈躍亭創辦法拉第未來已經過去整整四年,距他離開北京的樂視總部也已經超過400天。

FF的發展可謂一波三折。但是對于總能讓神奇魔力發生的賈躍亭來說,人們既好奇“為夢想窒息”的他,為何總能吸引大佬為他的造車夢買單,又感慨每次短暫交好過后,卻都和投資方不歡而散。

這次再度陷入資金困境的FF,究竟是中止還是終止?

作者?王妍

編輯?王根旺

能否自救成功?

2個月燒光8億美元投資,與恒大決裂之后,賈躍亭又開始了自救。

10月31日,根據美國科技媒體the Verge報道,因為FF與投資方恒大健康的矛盾沖突,失去資金支持的FF正在通過各種方式節流,以應對比以往更艱難的時刻。

報道中稱,賈躍亭在一封給全員的電子郵件中要求,今年5月1日之后入職的員工“必須休假”。從今年 5 月 1 日起就在FF工作的全職員工,如果愿意接受減薪,可以選擇留下來。但文中提到,據FF數位員工的說法,年薪將減少5 萬美元。在公司工作超過六個月的小時工,被允許可以留下,但只能拿到最低薪酬。

FF似乎早早做了最壞的打算。根據財新網報道,一名FF美國的研發人士稱,FF內部很久前就已列出“如果裁員,哪些人先走”的名單。該人士預計,此次裁員比例約為25%,如果FF與恒大在香港的仲裁結果不達預期,走的人或許會更多。

賈躍亭給出“休假”的期限是兩個月。但他看起來同樣心里沒底,又補充了句,最終的時間期限還是取決于能否找到新的資金來源。FF方面回應,為了解決目前的現金流困難問題,公司正在通過多渠道和不同的投資方接觸。

從上周就開始的全員降薪、裁員,到這次大部分員工停薪留職。按照FF方面的說法,這個決策艱難,被迫而無奈。“但這是當前形勢下,為了保住FF而不得不做出的必要決定。”

FF聯合創始人NickSampson辭職信全文

但在FF三位創始人之一的尼克·桑普森(NickSampson)看來,讓員工休假就“基本上等于關閉了公司”。而他本人也選擇在10月31日離職。

在上述報道中,Sampson解釋自己離開的原因,“FF在財務和人力資源上實際上都已處于資不抵債的狀態。在可預期的未來,它幾乎是無法解決的。” 對于接下來給員工帶來的影響,和供應商以及整個行業的連鎖反應,Sampson表示并不確定。但他稱,“如果后面的情況發生實質性變化,肯定會考慮重返公司。”

聯合創始人和多位高管的相繼出走,讓賈躍亭現在完全處于孤軍奮戰的狀態。就在Sampson離職的前一天,三位聯合創始人中的另一位,FF全球研發高級副總裁彼得·薩瓦吉安(Peter Savagian)也已經離開。他曾在通用汽車任職 18 年, 2016 年正式加入,負責FF的電池和動力系統設計。

對于按下暫停鍵的FF,在行業內的投資人看來,情況不容樂觀。“汽車產業對資金的需求太龐大,即便愿意出手解救,但是這樣的人并不多。而且公司和創始人一旦被貼上標簽,想要再拿投資簡直太難了。”

對于見證FF大起大落的親歷者,一位前員工也覺得很擔憂,他告訴創業家&i黑馬,團隊最初的狀態干勁十足,但是后來的一系列消息,對品牌和員工心理的沖擊都特別大,團隊很難團結一致再往前沖。他又覺得這可能只是一次考驗,遠沒有到最后的一刻,“畢竟美國看重技術,對標特斯拉,FF的股份應該還是有吸引力的吧。”

誰輸誰贏?

近期賈躍亭和FF官司纏身。對于個人名譽誹謗和與投資人的糾紛,賈躍亭選擇全都交給法律。

10月29日下午,賈躍亭在美國訴顧穎瓊誹謗一案公布結果。華盛頓州國王郡高級法院向顧穎瓊下達了一項永久性禁令,將永久禁止顧穎瓊發布任何針對賈躍亭及其家人的虛假言論,并禁止其聯絡包括但不限于LeEco和FF等與賈躍亭有關公司的員工及債權人。

但比起這個長達一年的誹謗質疑,和最終以賈躍亭勝訴而塵埃落定的事件,FF與投資方恒大健康在短短半年時間里,從攜手造車,到突然交惡,堪稱羅生門。

與“白衣騎士”孫宏斌一樣,許家印最終選擇與賈躍亭聯手同樣讓人感到意外。今年6月25日,恒大健康以67.46億港元收購香港時穎公司100%股份,間接獲得了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權,成為FF第一大股東。而SmartKing是去年11月,時穎與賈躍亭為代表的FF原股東以合資模式成立的新公司。

按照雙方簽訂的協議,時穎需要在2018年底前支付8億美元,2019年和2020年分別再支付6億美元。

對賭和補充協議成為雙方反目的導火索。在入股的同時,恒大與FF對賭,如果FF無法在2019年第一季度完成首批電動車的量產目標,那么賈躍亭將失去對公司的控制。而根據恒大與FF在7月簽署的補充修訂協議,前者同意在滿足支付條件的前提下,提前支付7億美元,其中2018年支付5億美元。

決裂毫無征兆,雙方也正式開始拉鋸戰。10月7日,恒大健康發布公告稱,在還沒達到合約付款的條件下,賈躍亭利用其在合資公司多數董事席位的權利操控合資公司,要求恒大付款。并于10月3日在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剝奪恒大作為股東享有的有關融資的同意權,并解除所有協議。

10月8日,FF發表聲明回應,指責恒大未能履行協議支付其同意的款項,拒絕支付事關FF明年量產計劃的“救命錢”。按照FF的說法,FF遵守了協議中規定的責任和全部要求,恒大健康卻遲遲不進行支付,目的在于獲得對法拉第未來中國及其所有資產的控制權。

對于仲裁結果雙方也各執一詞。10月25日晚間緊急仲裁結果出爐,FF發布聲明稱仲裁取得決定性的勝利,針對賈躍亭與恒大的糾紛,仲裁員裁決恒大不能再阻止FF從其他融資渠道獲取資金,并正式開放全球融資。

而恒大方面則發布公告稱,仲裁駁回了賈躍亭方面提出的徹底剝奪恒大融資同意權的申請,并否決了賈躍亭臨時提出要進一步剝奪恒大資產抵押權的新申請。

雙方爭奪的重點在于,公司的控制權將會掌握在誰的手里?對于極度燒錢的造車行業,FF長期缺少資金,而選擇與它聯手的投資方恒大,缺乏技術卻資金充裕,一直在積極探索高科技產業。它們期望的是在電動車產業變革之時,能夠順利從地產轉型,在這個千億美金的賽道里分得一杯羹。

根據《棱鏡》的報道,10月13日,FF已經與一家金融機構達成協議,通過公司設備進行擔保,以期獲得貸款支持。但是目前恒大已經將FF旗下包括知識產權、設備、辦公區等資產全部進行資產保全。這也意味著,FF若想從外部尋求資金支持,仍需要得到恒大的同意。

但對于FF來說,賈躍亭并沒有多余的資金和時間繼續消耗。資金和量產事關FF眼前的生死,而恒大布局汽車產業則看起來是一個更長遠的規劃。比起和投資方爭辯輸贏和宣稱“全面勝利”,更關鍵的是如何在并不充裕的時間里,成功闖關恒大,并找到下一個投資者,保證FF活下來,還能繼續往前走。

何去何從?

雖然此前FF頻頻陷入錢荒的窘境,但這次在短暫的喘息之后,或許FF真的迎來了生死時刻。量產交付遙遙無期,高管離開,糾紛不斷,還有可能失去公司控制權,這也成為最大的隱憂。

恒大的投資無疑曾是FF實現量產的強心劑。今年7月,在恒大決定投資后,許家印也曾出現在FF的工廠。根據當時FF的官方消息:“許家印高度贊賞FF的技術實力,并稱’眼見為實’,投資FF絕對是正確的決定,恒大將會在資金和生產基地、產品銷售方面基于FF全面支持。賈躍亭對許家印和恒大集團的大力支持表示感謝。”

這也讓人們一度以為,FF距離量產上市只有一步之遙。畢竟作為國內第一批新造車公司,FF的研發已經花費了近4年的時間,前后投資近160億。參照行業內的其他新造車企業,這樣的投資并不算少。

而賈躍亭在赴美專心造車之后,FF的量產上市也被看成是他的翻身之作。按照官方的說法,FF的優勢在于擁有超過1000名科研專家及380件專利。多位見過FF91樣車的汽車行業人士也都曾給出不錯的評價。

一位不久前曾去美國考察過的投資人告訴創業家&i黑馬,“我去美國看了FF91汽車,總體上認為還是一個比較靠譜的項目。法拉第未來并不是別人口中的龐氏騙局,項目是真實存在的,絕不是為了騙錢或者轉移資產。”

另一位接近賈躍亭的投資人也曾向創業家&i黑馬判斷,“現在就等法拉第未來明年初實現第一批量產下線,實現之后應該有60%可能向好。不管怎么樣,如果它的車下線批量生產,大家就會信心大增。賈躍亭的戰略我是知道的,除了高端車,中級車和大眾車都在同步布局,這個市場很快就可以打開了。”

但在最后,他也強調,造車的風險在于如果沒有按時交付的話,“老賈有喪失公司控制權的可能性。”現在看來,這場賭局中的風險早已不言而喻,只是從概念樣車到真正量產中間,需要逾越的障礙似乎超過了賈躍亭原本的計劃。

與公司接下來需要跨過的資金危機相對應的是,FF要面對的是一個競爭更加激烈的戰場。4年前就開始造車的賈躍亭并沒有占得先機,同批入局甚至更晚的幾家造車企業,已經陸續實現量產進入用戶交付階段。更重要的是,有實力進入這個行業的資本也都向頭部企業靠攏。隨著特斯拉在中國建廠,正如多位造車新勢力的判斷,洗牌加速,能留下的玩家并不多。

和時間賽跑,賈躍亭也有了新的動作。根據今日FF透露的最新進展,目前已經與3-4家國際性金融機構就融資事宜進行了密切接觸,其中包括國際排名前十的投行,并有望在近幾天內達成服務協議。

另一邊,恒大布局新能源汽車產業的野心似乎不僅沒有受到這場糾紛的影響,反而有了新的目標。根據媒體報道,恒大目前正在接觸福田,而目標或將是寶沃67%的股權。但在10月30日晚,福田發布澄清公告稱,目前,寶沃汽車67%股權轉讓事宜處于預掛牌期間,尚未有實質性進展,也并未與恒大就寶沃股權轉讓事項進行過接觸。

在上一次賈躍亭深陷窘境,最終等來白衣騎士出手相救的時候,他的一位朋友感慨,“這是他的驚險的一跳”。而這一次,驚險再次來臨,人們好奇的是,賈躍亭能否再次通過造車翻盤?也許只能交給時間了。

 

一年前,互聯網世界大會,烏鎮東興局上,今日頭條創始人張一鳴受邀出席,同坐的還有騰訊公司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

騰訊和今日頭條的摩擦由來已久,僅在2017年,騰訊就曾起訴今日頭條300次,多與版權相關。但這些摩擦并不影響兩人在東興夜宴上把酒言歡。

然而,騰訊和今日頭條的關系在2018年發生了質變,其中的催化劑即為短視頻。

一年中,抖音崛起,今日頭條再接再厲,新一輪融資估值超過750億美元,直追百度市值。頭條擰緊了發條,在抖音之外,把西瓜短視頻和火山視頻也打造成爆款產品。并在近期推出小程序系統、上線電商App,發力社交,向多元化服務轉型。

騰訊則在4月重啟微視,用高額補貼,搶奪紅人,阻擊抖音。不僅嘗試接入微信、騰訊視頻等一系列聯動,騰訊在內部賽馬,相繼推出10多個短視頻App,尋找短視頻爆款。

5月,字節跳動(今日頭條母公司)CEO張一鳴在朋友圈留言稱“微信的借口封殺、微視的抄襲搬運擋不住抖音的步伐”,馬化騰回復對方表示“可以理解為誹謗”。隨后兩家之后互相起訴對方“不正當競爭”。

在騰訊最新一輪組織架構調整后,PCG將成立短視頻部門,進一步整合火力。11月1日,騰訊全球合作伙伴大會上,騰訊副總裁林松濤發布yoo視頻項目,并高調喊話:“短視頻市場還未蓋棺定論。”

這個冬天,不論明里暗里,“頭騰大戰”已經升級。在即將到來的2018烏鎮世界互聯網大會上,馬化騰還會和張一鳴同坐一桌,把酒言歡嗎?

1

騰訊集中火力推多款短視頻

10月9日,十一長假剛剛結束,騰訊集團副總裁林松濤和騰訊短視頻產品部總經理、騰訊視頻總編輯王娟就馬不停蹄地在上海召開了yoo視頻的上線推薦會。

這距離騰訊對外公布架構調整僅過去不到10天。這款短視頻應用是由騰訊視頻團隊內部孵化的短視頻產品,也有可能是替代微視的競品。

新一輪整合后,曾經OMG網絡媒體事業群的騰訊視頻、企鵝影視、騰訊新聞,興趣閱讀、體育等業務團隊,SNG社交網絡事業群的微視、QQ等社交產品、IEG互動娛樂事業群的騰訊影業、騰訊動漫,以及MIG移動互聯網事業群的瀏覽器、應用寶等團隊,都將歸入新成立的平臺與內容事業部(PCG),由騰訊集團COO任昕宇擔任總裁,原OMG副總裁林松濤繼續擔任PCG副總裁。

這一次整合過后,幾乎將除游戲之外的其他內容相關業務全部歸于PCG麾下。PCG也因此成為騰訊員工數量最多的業務部門。

騰訊短視頻業務的生態已經發生了重大改變。據虎嗅等媒體報道,PCG正在籌備建立短視頻部門,由林松濤負責。若PCG完成短視頻資源整合,無疑可以集中火力,對抗抖音。

放在1個月前,林松濤所在的OMG事業群還遠非短視頻發展的主力部門。

“之前一直不理解為什么把微視放在SNG部門,而長視頻、網生內容的主要部門在OMG,這樣分不合理,為內容聯動提供了很多障礙。” 天奇阿米巴投資人、IT評論人魏武輝曾對全天候科技提到。

經過調整之后。由OMG旗下騰訊視頻孵化出的Yoo視頻已經和微視一起,成為現階段主推的短視頻產品。

“微視和yoo這兩個產品未來都會在我的團隊下。” 林松濤在騰訊開放合作伙伴大會上提到。

與微視相比,Yoo視頻做PUGC內容優勢更加明顯,通過主持人張大大、演員熊梓淇以及《創造101》參賽選手魏瑾等大咖的加盟,試圖為應用做“熱啟動”。

除了有騰訊視頻鏈接的綜藝、影視劇大咖助陣,還創辦了“Yoo賽道”,不同的賽道面對不同的人群,有點類似于競賽的規則。比如在“直通鵝廠賽道”,獲得名次的選手可獲得獎金和進入騰訊實習的機會。《明日之子》的制作團隊哇唧唧哇團隊將參與其中,為各個賽道做評選,發掘紅人。

此外,Yoo視頻的Vlog、Vstory板塊,也突出了鮮明的平臺屬性——時尚潮流社區。從宣傳策略上來看,近期騰訊在一、二線城市公交站、地鐵等人流較大的地方投放廣告,鎖定的目標受眾也是潮流年輕人,這一用戶畫像和抖音非常相似。

美妝自媒體人“深夜發媸”徐妍是第一批入駐yoo視頻的KOL。吸引團隊入駐的契機是多次和騰訊平臺的合作。“我們和騰訊時尚合作了多期時裝周和明星開包節目,也曾經和騰訊視頻有過合作。最初Yoo視頻找到我們時,就馬上決定入駐了。”深夜發媸的市場負責人對全天候科技提到。

目前,“深夜徐老師”已經從公號文章轉為主攻短視頻,成為一家關注時尚美妝的MCN,并已經入駐微博、小紅書、抖音、美拍等平臺,騰訊作為流量大戶,自然不能錯過。

可以說,PCG整合對于騰訊開發短視頻無疑利大于弊。而整合之后,騰訊的“賽馬”競爭也更加集中。

“騰訊同時推出多個短視頻平臺很正常,‘賽馬’是騰訊在孵化新產品時常用的思路。就像當年孵化移動即時通訊應用,曾經有三個部門的產品都在競賽,最后微信脫穎而出。”CIC灼識咨詢執行董事朱悅提到。“在微視表現相對疲軟的情況下,騰訊需要試水更多產品,以對抗抖音。”

【天域蒼穹起點】賈躍亭造車馬化騰張一鳴要掀桌? hot 第1張圖表為騰訊系短視頻產品

據全天候科技統計,除去視頻編輯軟件魔咔、閃咔、貓餅和QQ孵化的QIM是在2018年之前推出之外,包括騰訊云小視頻、DOV、下飯視頻、速看視頻、時光小視頻、yoo視頻和音兔,都是近期推出的應用產品。其中,音兔作為音樂短視頻應用,享有QQ音樂全曲庫開放,以及AI推薦功能,有望在抖音之外形成新的“洗腦神曲”收割機;而yoo視頻和微視產品形態最為接近,也是豎屏短視頻。

正如林松濤所說,“騰訊不會只有一個短視頻產品,但也不會有過多的短視頻產品,未來也許會對一些產品進行整合。”

而作為主力選手,yoo視頻目前在App store免費榜中僅排在第40位。競爭激烈的短視頻市場,各類產品仍然存在較嚴重的同質化趨勢。

以“深夜徐老師”為例,在抖音上已經用過231萬粉絲,而最新入駐的yoo視頻上僅有1500多粉絲。“我們試圖發掘更多KOL,為不同平臺定制內容,但這需要更長時間探索。” “深夜發媸”的CMO米婭提到。

一手孵化內容,騰訊另一手也沒有停止對抖音的“圍追堵截”。

目前微信對微視和快手均開放分享鏈接,但對抖音仍然保持屏蔽。由于快手也由騰訊投資,至少在平臺分享層面,騰訊還可以對頭條系進行一定的抑制作用。

2

字節跳動加速多元化

騰訊緊鑼密鼓布局短視頻期間,字節跳動也完成了新一輪融資。

據全天候科技獨家獲悉,今日頭條母公司字節跳動本輪Pre-IPO融資投前估值達750億美元,軟銀、泛大西洋投資集團(General Atlantic)與KKR等多家海外知名基金參與,其中也包括阿里巴巴旗下的投資機構——云鋒基金

豪華的投資方陣容和高于百度市值的最新估值宣告著字節跳動的硬實力,無需為資金而苦惱。但在很多業內人士看來,云鋒基金的加入卻有著戰略性的意義——字節跳動或許聯手阿里一起對抗騰訊。

“阿里似乎還沒有下定決心,這次入股更多的是一次合作嘗試。”一位接近此次融資的投行人士提到。

【天域蒼穹起點】賈躍亭造車馬化騰張一鳴要掀桌? hot 第2張圖為今日頭條融資歷程,來源:企查查

雖然一直保持獨立、聲稱不站隊的字節跳動尚未從業務層面實質性地站隊。但隨著頭騰大戰升級,頭條與阿里的合作是早晚的事情。

在頭條和阿里的關系中,抖音也是至關重要的一環。據上述投行人士提到,今日頭條母公司字節跳動已經準備剝離抖音,讓抖音獨立融資和上市,“阿里也許會選擇在剝離之后再深度參與。”

從戰略上看,字節跳動與阿里系產品也存在很強的優勢互補。頭條的用戶粘性和停留時長,可以為淘寶的內容生態化戰略提供入口。而頭條業務擴張,如電商、生活方式等方向,也需要阿里系助力。

近期,字節跳動業務多元化趨勢加速。9月,今日頭條開啟小程序內測,初步上線的小程序包含了貓眼電影、小游戲等,今日頭條安卓版上線了“今日游戲”板塊。此外,抖音發布“藍V計劃”,推進商業化速度,與諸多品牌展開合作,并通過平臺上火熱的餐館、景點等,開啟從線上到線下LBS(基于定位的服務)業務。

此外,同樣在9月,字節跳動也上線了針對中老年人的購物App“值點”。10月,一款針對年輕人的消費社區“新草”也悄悄上線,運營主體——北京快碼加編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正是今日頭條的技術總監梁汝波。雖然還沒有雖然沒有按照預期,帶動社區的盈收變現,但“新草”從風格到內容,都靠近小紅書。“種草”的愿意,正是通過內容社區帶動電商的發展。

“頭條系目前的超高的日活和用戶時長,是擴展到電商和游戲的基礎。不論上線什么模式的小程序,有今日頭條和抖音的導流,已經省去了很大的引流成本。”百聯咨詢創始人莊帥提到。

雖然還在探索期,字節跳動的野心已經昭然若揭。在用戶時長的爭奪戰上,頭條直接威脅著騰訊下屬的游戲等泛娛樂產品,甚至微信等社交產品的地位。

3

短視頻的突圍戰

Yoo視頻上線前,騰訊在微視上傾注了大量的財力、物力。

微視上,一條S級的短視頻可以拿到4500元左右的補助,并通過MCN廣泛在抖音等平臺挖人;9月,騰訊也“破天荒”地為微視開啟了多條綠色通道。最引人注目的是開放微信拍攝入口,用戶從朋友圈可直接跳轉微視進行視頻拍攝,發布到微視的視頻鏈接可選擇分享至朋友圈。

莊帥提到,微信對于騰訊產品來說是極為重要的流量。張小龍為首的微信團隊向來保持極簡謹慎的風格,每上線一項功能會進行長期的測試。“但微信朋友圈仍以圖文為主,可能大部分用戶還沒有直接拍視頻的習慣。”

從目前數據來看,微信沒有對微視產生明顯的帶動作用,也說明短視頻與社交的關系,沒有想象中的簡單。“騰訊做短視頻最大的障礙正是社交本身。”一位前微信產品經理提到。言下之意,短視頻產品必須在微信、qq的導流之外,自身擁有可以廣泛傳播的能力,獨立構建一套話語體系。

如yoo視頻從上線開始,便試圖通過高質量PGC內容和明星效應來吸粉,與騰訊視頻緊密聯系,而非社交平臺。同時,Yoo視頻也強調打造青年文化社區,力圖和騰訊其他社交產品區分開來。

而另一邊,抖音在社交功能和商業化中,都面臨的考驗。

“抖音目前最大的目標,應該是在增長流量的基礎上,不斷地從內容平臺向社區演進。”42章經創始人曲凱提到,“尤其在陌生人社交打開市場,可以觸及到微信沒有觸及的社交領域。”

朱悅認為,抖音在社交上相對具有劣勢。“抖音采用了相對簡單的運營方式。洗腦的音樂、KOL模仿表演,短期內可以獲得很多新奇的粉絲。但表演也意味著不夠真實,達人和用戶的交流,以及用戶間的交流并不頻繁。”朱悅提到,“相比之下,快手的三四線及下沉市場的紅人和用戶們,反而交流會更多,分享真實的生活。直播模式也可以進一步鞏固這個社群。”

近日,快手也正式發布了商業化計劃,“老鐵”穩固的人情社交圈,正是快手對品牌主們主推的賣點。

至少在目前來看,抖音的社交板塊尚待挖掘。今日頭條曾從多個角度發力社交,如創建微頭條,悟空問答,吸引大V入駐,雖然助力了優質內容和力量,但對社交的推動收效甚微。

抖音商業化的短板在于盈收結構單一。“抖音短視頻增長快,主要以信息流廣告為主,近期才上線了星圖平臺,試圖為達人對接品牌廣告,從中抽成。相比依靠直播打賞賺錢的快手,收入結構相對單一,商業化有待考證。”莊帥提到。

上述投行人士也指出,字節跳動剝離抖音一個重要原因是抖音與今日頭條發展模式不同。“短視頻增長快但現金流一般;一般信息流業務雖然近期增長放緩,但ARPU(每用戶平均收入)的利潤依然很可觀。分開融資會提高估值。”

誰能率先突破瓶頸,可能是這場戰爭勝利的關鍵。

 

如果還想了解看看互聯網思維相關資訊請看:http://www.42231877.com/archives/1282

本文地址:http://www.42231877.com/archives/1284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aa, aa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