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新番官網】Apollo的車路城與朋友圈,鴨脖新零售三國殺

2018-11-03 21:07  閱讀 185 views 次 評論 0 條

 

追新番官網】Apollo的車路城與朋友圈,鴨脖新零售三國殺

 

法國城市研究學者馬克·韋爾在2002年出版了一本名為《汽車與城市》的著作,他在這本書中認為:

促進交通與城市空間規劃的互相整合,放在一個整體里進行考慮才能妥善解決城市發展問題。交通速度是真正能調節城市地區內部平衡的因素,是形成生態化城市系統的關鍵。

想要讓城市真正快速高效運轉起來,無非就是從車、路、城三個維度,對城市進行全方位的改造。AI恰恰可以做到這一點。

百度總裁張亞勤認為,中國經常討論到的智能城市,就是如何將所有以上全部連接起來,組成一個運行良好的整體。

為此,百度成立了百度Apollo雄安理事會,專門應對智能城市化建設,通過“產業研”相結合的方式尋找智能城市化路徑。

11月2日的百度Apollo雄安理事會論壇上,張亞勤提到希望從滿足新城區各場景應用下的智能交通需求出發,與雄安的交通發展和道路建設同步,通過前瞻性的問題研究,推動測試和應用……提出一套復合型的交通解決方案。

2年來,百度Apollo在車、路、城三個維度都“廣交好友”擴大朋友圈,在雄安,已經能隱隱約約見到百度所設想的未來。

 1

  “車”背后的百人幫

11月2日,百度Apollo第二屆理事會在雄安召開,百度、博世中國、戴姆勒、福特、英偉達、奇瑞、寶馬、大眾、北汽、一汽、廈門金龍一批汽車及汽車周邊廠商都參與其中。

從2016年4月百度開始推動Apollo生態建設,經過2年時間,在汽車和汽車周邊硬件市場,Apollo的朋友圈囊括了133個汽車企業和周邊廠商——Apollo身后已經建立了一個百人幫,這是國內最大的自動駕駛生態。

在這樣一個“百人幫”,自動駕駛的技術不斷得到磨練成熟,自動駕駛的成本也在規模化的合作中逐漸降低。

的確。自動駕駛是產業鏈上下游共同需要解決的問題,這不是一家互聯網公司、一家汽車企業能夠憑一己之力就撐起來的宏大任務。

自動駕駛本質上看,是人工智能和深度學習發展到一定階段的產物。人工智能主要細分技術,包括機器視覺、深度學習、增強學習、傳感器技術等,基本都和自動駕駛有關。在這個領域,百度這類互聯網公司是最具優勢的。

軟件、系統、數據僅僅只是一個層面,光雷達、傳感器、芯片、5G網絡這些周邊硬件和配套設施,也是自動駕駛技術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保證L3及其以上無人駕駛功能的駕駛員輔助系統,至少需要三種傳感器系統:攝像頭、雷達和激光探測。每種傳感器分布在汽車的不同位置上,共同工作。

自動駕駛產業中,最不可或缺的恐怕就是傳統汽車廠商。因為它們是根基,是整車制造和量產能力的掌握者。多年來,車企在軟件和硬件的集成方面擁有得天獨厚的經驗優勢,其工廠和生產線更是最重要的砝碼。

百度在Apollo生態中要做的事情就是充當黏合劑,和其他廠商解決技術文藝,降低自動駕駛解決方案的整體價格。

事實上自動駕駛周邊配套硬件在百度Apollo生態的整合下,通過基于攝像頭的視覺感知方案,傳感器成本可較此前降低90%,已經大大降低自動駕駛研發門檻。再經過一兩年的規模化生產,價格會非常親民。

 2

  “路”之上的產學研?

車的方案出來了,車的成本下去了,路同樣需要得到改造。百度總裁張亞勤在和沃爾沃汽車集團總裁漢肯·塞繆爾森對話中提到:

車路協同技術一旦完善,就像是讓自動駕駛車輛行走在數據構成的無形鐵軌上,在這樣的模式下,車輛行駛速度、通過頻次、匯集情況,在理論上都可以進行充分測算與調整;只有這樣,交通擁堵這種城市“血管病”才有可能被疏通。

在智能路網的研究中,百度Apollo的朋友圈覆蓋產學研,包括多家OEM、共享汽車運營商以及政府、科研機構。新成立的百度Apollo雄安智能交通研究院正是這種“產學研”相結合的典型案例。

這個機構圍繞無人車、智能路網和車路協同等方面,專注政策法規創新研究、自動駕駛場景應用、智能路網設施建設、車路協同平臺試驗、智能交通教育培訓。

中國科研技術最大難題之一就在于無法和產業真正產生價值。但百度在產業和科研、學術之間充當起黏合劑,能夠聯合企業把技術快速落地,在學術層面推動智能路網技術成果誕生,在研究上推動智能路網和政策規劃相結合,快速推動智能路網落地。

自動駕駛技術從水平L0至L5級水平按照技術水平細分。L1到L2級可以通過汽車的傳感器或相機等調整距離,或者控制住速度等,輔助司機駕駛。 但從3級開始,汽車必須在特殊環境中行駛——智能路網。

在智能路網中,車輛之間的交通信息是實時共享的。交通標志、信號燈、過路等設施都通過信號發送可以實現自動化運行。智能路網和自動駕駛的汽車在一起傳輸數據,讓汽車駕駛、交通規劃變得更科學。

車路協同有幾大要素:路側感知能力、V2X無線數據傳輸、車端信息融合處理。車路協同已經不是幾家企業能夠完整的事情了,這需要產業、學術、研究領域相互配合,共同推動它的落地。

在這種良性循環中,智能路網的建設也可以有更扎實的理論基礎。

3

  “城”里面的政企民

智慧路網的建設必然會推動智能城市的落地。道路是城市的血脈和骨架,幾乎決定了城市的規模、走勢以及城市內的種種行為活動。

在11月1日的百度世界大會上,李彥宏提到,面臨交通擁堵這個難題,不僅在車路協同方面要做文章,更要從城市整體布局角度進行更深刻的思考。

因此,他又發布了AI?城市的“ACE王牌計劃”(Autonomous Driving、Connected Road、Efficient City),希望將以自動駕駛、車路協同、智能城市為發展脈絡,讓AI?走進城市的每一個角落。

按照國內政策規劃,2018~2020年屬于智能路網的網聯協同決策與控制階段。這個階段,高速公路自動駕駛、城郊公路自動駕駛、協同式列隊行駛、交叉通行輔助等技術有望實現商業化。

2020~2025年及以后,屬于網聯化階段,車路協同控制、市區自動駕駛、無人駕駛開始實現商業化。

在這樣的路徑下,智能城市也會逐漸被搭建起來。因為,利用自動駕駛、智慧路網獲得的大數據的方法可以協助政府進行城市的管理,建立路況的信息平臺。如果做到每個城市都有城市智能大腦,政府的管理和服務將更加優質。

在智能城市的建設中,百度的朋友圈又囊括了政府、企業、居民。和政府、企業一起改造城市,重塑居民的現代生活。

這一年多來,百度智能城市已與長春、合肥、寧波、雄安、青島、重慶等10余個省市地區達成合作,百度城市大腦和百度AI技術就像是一張大網,滲入到交通、商業、安防、智能家居等方方面面,從各個角度對城市進行智能化改造,把城市中老舊的“器官”換成新的“器官”。

作為“千年大計”的城市,在雄安,百度的無人車甚至將要開始常態化運營,“Apollo+雄安”模式正在成為智能城化的范本。

這種改造能力,正是因為百度在智能城市領域的AI技術在ToB、ToC,家庭場景、公共場景都有著諸多布局。

Apollo在汽車、道路的技術以及百度自身的AI基礎技術支撐起了體系化、多元化的產品,讓它在中國智能城市化建設之中處于相對領先的位置。

可以說,百度Apollo計劃的實現有層次、有維度,從車-路-城的進程中不斷擴大自己的朋友圈,從小及大、由點及面,推動自動駕駛、車路協同和智能城市的全面落地。

現在城市缺乏活力,城市化需要更聰明的改造,而不是過去大開大合的拍腦袋建設。

1961年加拿大作家簡·雅各布斯在《美國城市的死與生》里提到當年美國50-60年代經濟高速發展時期的城市化過程:

全國183座城市以建設國際大都市為目標,一幢幢缺乏創意、失去傳統的標志性建筑迫不及待地拔地而起,以為這樣就可以搖身一變為國際大都市……缺乏研究,缺乏尊重,城市成為了犧牲品……那最初的幾十億建了些什么……這不是城市的改建,這是對城市的洗劫。

是的,城市化需要更多精確、理性的思考,以此來保證更有溫情的生活。

AI技術正在從更高的維度思考這個問題,如何通過技術的手段彌合人與城市之間的關系,讓城市不再成為人的牢籠。

 

 

近幾年,在資本的助推之下,休閑鹵制品行業的擴張進入了加速期。有趣的是,縱觀周黑鴨絕味鴨脖煌上煌三位在鹵制品界為爭奪首座做的種種,像是閱讀一本跌宕起伏的小說,耐人尋味。

繼2016年11月周黑鴨赴港上市后,2017年3月絕味食品登陸A股市場。不過別忘了,號稱“鴨脖第一股”的煌上煌早在2012年9月就已經在深交所登記上市了。資本市場的三只“鴨子”前赴后繼,各卯各的勁兒。

以2013年為起點至今,看三位鹵界玩家如何在市場亮劍,最終究竟鹿死誰手。

Round 1(2013年-2015年):市場爆發期的門店擴張競爭

三位中,資歷最深的,是煌上煌了,其創建于1993年。雖說周黑鴨與絕味也均在1997年、1999年分別進入市場,不過周黑鴨公司真正成立的時間是2006年,絕味公司的成立時間是2008年。

盡管三位存在年齡差,但在市場份額的爭奪戰上卻絲毫沒有退讓。

據相關數據統計,周黑鴨2013至2015年的門店數分別為:389、468、641;而絕味鴨脖門店數分別為:5746、6187、7172。煌上煌的門店數一直處于二者之間,據悉2016年門店數破了2000家。

可見三位在門店規模上的布局各有千秋。煌上煌主要分布在各大商超,在區域選擇上更側重于二三線城市;周黑鴨的門店分布以華中為主,選址一般在機場、火車站等交通樞紐位置或者較繁華的區域,租金成本相對也比較高;而絕味的門店分布較為分散,選址主要以城市住宅為主,租金成本較低。

根據絕味上市前夕提供的招股說明書,數據顯示,絕味在2013至2015年期間,食品的營收逐漸增加,2015年達到了29.2億元,對比2014年增長了11.06%,凈利潤在2015年達到了3億元,較2014年增長了27.54%,也出現了大幅度的漲幅。另一份,周黑鴨的招股書顯示,2015年周黑鴨的總營收入為24.3億元,凈利潤達到了5億元。

綜合以上的種種數據,在座的三座玩家在市場是賺足風頭的。只是對比之下,絕味的版圖更大、據點更多。且據相關數據統計,2015年煌上煌的營業收入僅僅是絕味食品的39%,周黑鴨的47%;利潤僅達到周黑鴨的11%,絕味食品的20%。即便是2016年煌上煌在營業收入及利潤上均有上漲,但仍舊落后于周黑鴨與絕味。

如果沒有周黑鴨,絕味或許能穩坐鹵制品市場“霸主”的地位。而且盈利上絕味還是輸給了門店不及其十分之一額度周黑鴨,絕味并沒有占到多大的“便宜”。

三足鼎力的市場下,如果非要一分高下,以利潤作為鑒定企業在商海是前進還是后退的標準,那么明顯周黑鴨居市場第一,絕味緊隨其后排第二,煌上煌排名第三。

這一局,周黑鴨暫時領先。

Round 2(2016年-2017年):白熱化市場下的業務線比拼

中國休閑鹵制品市場的零售額近年來上漲趨勢明顯,鴨脖之爭只是其中的一面,玩家們其實已經將手觸到了其他領域。

比如周黑鴨已經介入了小龍蝦領域,據悉周黑鴨在2017年4月就已經與湖北潛江市政府簽訂了戰略合作協議,高調宣布進軍聲名日隆的小龍蝦產業。周黑鴨勃勃的野心已經蔓延到了更廣的熟食領域,似乎想將醬鹵行業的戰火燃燒地更加旺盛。

再看煌上煌,競爭對手花樣百出,自己也不得不轉換思維。于是,2017年12月31日,位于江西南昌萬達茂的煌上煌E派無人智能店正式開張,火熱的無人商店“黑科技”消費場景吸引了不少消費者的眼球。

當鹵品遇上黑科技,這場年輕的火花似乎打開了新世紀的大門,關鍵是這種無人銷售的消費場景在當下社會是十分受寵的。據統計煌上煌在無人智能店開張首日的消費額就突破了一萬元,可見未來“無人”市場還是相當可觀的。

周黑鴨有小龍蝦,煌上煌有無人商店,那絕味有什么?是了,加盟店的全國擴勢使其在2017年上半年就突破了9000家。對于絕味來說,與其尋找新領域,不如充分利用門店眾多的優勢。于是絕味順著互聯網的發展,加快轉型線上業務的節奏,據統計絕味注冊的會員已經突破了2000多萬,且數量一直在漲。

重點來了,耕耘了一年,究竟最后市場結下的豐碩果實能入誰口?據三位在2017年的年報顯示,絕味食品2017年的營業收入是38.5億元,凈利潤為5.02億;周黑鴨在2017年的營收約為32.5億,凈利潤約為7.6億;煌上煌2017年的營業收入是14.8億,凈利潤約為1.41億。凈利潤的對比上,周黑鴨還是更勝一籌。

不過,三位在品嘗了甜頭之后也不要大意了。時間倒退回2016年,據悉2016年1月,另一位來自浙江的久久丫的母公司浙江頂譽食品獲上市公司新希望的投資,金額達到了1.7億元人民幣,久久丫將繼續在市場刮風。此外,還不得忽視其他新興品牌的崛起。總的來說,看似不起眼的鹵鴨市場,正在被多路資本攪動著。

話說回來,最早上市的煌上煌在漫長的賽程中,一直不慍不火地經營著。而周黑鴨的營業收入雖不及絕味,但更少的中間環節、更高的售價,卻保證了其贏得更豐的利潤。

這一局,周黑鴨保持領先。

Round 3(2018年):穩定期下的降本增效賽跑

連勝兩局后,周黑鴨還是不小心“翻車”了,時間是2018年。

中商情報網訊,2018年上半年,周黑鴨、絕味、煌上煌的營收均超過10億,其中絕味達到了20.85億元,同比增長了12.62%。煌上煌達到了10.33億,同比增長了36.34%。周黑鴨營收出現負增長,營收為15.97億元,同比減少了1.3%。

且周黑鴨公司的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周黑鴨的門店數量達到了1196家,同期增加了300余家。華中地區一直是周黑鴨的強勢地區,盡管2018年上半年華中地區增加了120家門店,但是銷售額卻下滑了1.04%。

總結起來就是,絕味食品遙遙領先,煌上煌拼命追趕,而周黑鴨營收出現了負增長。2018年這場追逐賽中,周黑鴨出現失誤了。

導致這一系列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據不完全統計,絕味公司在全國開設了近一萬家門店,銷售網絡的覆蓋率和門店數量位居目前市場的領先地位。同時,絕味鴨脖已經將市場延伸到了香港,及海外的新加坡,且市場都已經得到穩步發展,其他的海外市場也正在規劃之中。

再一個絕味公司通過不斷加強生產內部管控節能降耗、提升產品出品率,某個層面上也致使了公司利潤同比增長。其半年報顯示,絕味食品凈利潤為3.15億元,同比增長了32.55%。

對于煌上煌來說,門店的擴張可能及不上絕味的腳步,但據了解其通過加大省外區域市場、高勢能門店拓展、單店業績提升以及外延米制品業務的增長,使得公司在營收額上的收入能得到同比增長。

此外,煌上煌加快了公司信息化建設和生產自動傳送線項目建設,通過全員PK,針對水、電、汽、人均勞效、出品率五大指標加強管理,有效地提升了各生產基地的成本管控。可見煌上煌通過加強了標準系統化管理,來提高其業務線的效率,推動了銷售收入的持續增長。半年報顯示,煌上煌凈利潤達到了1.14億元,同比增長了42.39%。

以上兩家作出的調整除了是對各自品牌的鍍金,其次也是周黑鴨此次“滑鐵盧”的外因。那么說說此次阻礙周黑鴨盈利的內因,其中一點就是其引以為傲的自營模式。因為自營模式的鋪張速度比加盟要慢得多,銷量上務必也會受到影響。

再加上周黑鴨的單價較高,盡管周黑鴨的口味獲得不少好評,但是不夠平民的價格導致了不少“一次消費”。如此看來,更加平民,以及門店分布較廣的絕味食品和煌上煌明顯占了不少優勢。據說周黑鴨在今年上半年的銷量為1.8萬噸左右,比去年同期少賣了1000多噸。其半年報顯示,周黑鴨凈利潤僅為3.32億元,同比減少了17.3%。

這一局,絕味和煌上煌逆襲。

總結

以上三個回合中,雖說最后一局周黑鴨存在些許失誤,但是俗話說“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更何況周黑鴨還不至于死亡,所以翻盤的機會還望周黑鴨多做籌謀。不過回合中嘗到甜頭上了位的絕味食品,在未來也有可能會繼續保持市場第一的位置。而在市場默默耕耘的煌上煌就更不用說了,其有著豐厚的資源支撐,再加上在智能系統上的投入,不鳴則已,或許未來一鳴驚人。三位玩家各有所長,下半場局勢不定。

另外,雖然同樣是做鹵醬制品,但對忠粉而言,煌上煌、周黑鴨和絕味三家公司的產品口味還是存在明顯差異的。至于哪家更好吃?這或許是個不亞于“豆腐腦吃甜吃咸”的難題。

再說,三位的口味已定,未來能決出勝負的,不可否認,一是單店平均收入,二是業務線和新區域拓展。未來三位誰先將單店平均收入提高,或者在新區域有較為成功的拓展,也許能將三足鼎立扭轉成一枝獨秀的局面。

市場瞬息萬變,未來局,說不準。

 

 

如果還想了解看看賈躍亭造車相關資訊請看:http://www.42231877.com/archives/1284

 

本文地址:http://www.42231877.com/archives/1286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aa, aa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