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貝支付】遠離公眾視線的這些年,城市、生活、小程序,AI無處不在

2018-11-03 21:11  閱讀 154 views 次 評論 0 條

融貝支付】遠離公眾視線的這些年,城市、生活、小程序,AI無處不在

 

一年一度的百度世界大會來了。

還記得去年百度世界大會,廠長尚在五環飆車、智能硬件產品初現苗頭、百度大腦作為百度在人工智能領域的成果初次被展出,阿波龍也還專注于無人駕駛小巴階段。這場大會,讓外界看到了百度在AI落地上的摸索于決心。

如今,一年時間過去,百度AI落地場景愈發多樣。關于AI,百度交出了怎樣的成績,無疑是眾人關心的話題。在今日的2018百度世界大會上,種種疑惑,百度用實際行動一一證明。

【融貝支付】遠離公眾視線的這些年,城市、生活、小程序,AI無處不在 最新聞 第1張下載APP 閱讀本文更深度報道

量產無人車后,李彥宏有了新目標

去年的百度世界大會,速途網在現場見證了李彥宏對于無人駕駛小巴的期望:在2018年實現量產。如今,一年時間過去,無人駕駛小巴目標達成。百度的目標也進一步發展。

李彥宏宣布將與紅旗共同打造L4級自動駕駛乘用車,而這款車將在明年年底小批量下線,預計在2020年量產,并在北京、海南等地率先運行。

僅僅只是無人駕駛汽車還不夠,它還缺乏能夠順利使用的交通環境。為此,李彥宏在會上還提出了智慧交通。他認為,在未來智能交通應該優互聯網思維向AI思維轉變,實時反映道路數據,并綜合進行調整。

李彥宏稱,在這方面,百度目前已經實現了車路協同與自動泊車,致力于為人們帶來更方便的生活。

【融貝支付】遠離公眾視線的這些年,城市、生活、小程序,AI無處不在 最新聞 第2張

當然,百度不僅發布了包括車路協同、Valet Parking等在內的一系列智能交通解決方案,還宣布推出百度AI 城市“ACE王牌計劃”(Autonomous Driving、Connected Road、Efficient City)——這是一個全棧式解決方案平臺,基于百度全球領先的自動駕駛Apollo、智能云、百度大腦等技術和能力,打造城市級平臺生態。據李彥宏透露,目前,北京、上海已成為百度率先實現AI城市概念落地的城市。

此外,去年的百度世界大會,李彥宏展現了自己的幽默,自侃無人駕駛汽車。這一次的李彥宏,風趣依舊。

“挖掘機技術哪家強?百度來給你答案。”在今天的大會上,李彥宏興奮表示,這終于不再是一句段子。據了解,百度AI如今已在制造業有所成績,其中無人自主挖掘機減少了40%的人力成本,并提升了50%的工作效率。

而這僅僅只是百度的一項布局,在農業、醫療專業,百度也在抓緊AI的滲透化。百度推出的基于 AI 能力開發的眼底篩查一體機,將捐贈并首選500個點做應用推廣,預計可覆蓋5600萬人,幫助基層的眼病患者盡早發現致盲風險。

百度王海峰:百度大腦助力行業變革

不久前的百度AI開發者大會上,百度高級副總裁、AI技術平臺體系(AIG)總負責人王海峰發布了百度大腦3.0版本。如今,三個月過去,百度大腦又有了怎樣的成績呢?

據了解,目前,百度大腦已經深入交通、醫療、零售、工業等多個領域,并逐步讓AI走進大眾的生活。

【融貝支付】遠離公眾視線的這些年,城市、生活、小程序,AI無處不在 最新聞 第3張

面向廣大AI開發者和企業的“燎原計劃”全新升級2.0版本,其推出的“百度大腦行業創新合伙人計劃”更是燎原計劃2.0的核心。百度通過該計劃要與創新合伙人聯手在不同場景中共同打造創新的、高價值的產品,也希望這些合伙人能夠成為中國乃至世界AI落地的關鍵角色。

為了進一步降低深度學習的應用門檻,百度大腦還推出“黃埔計劃”,加入該計劃可享有全方位的技術支持、全流程的創業支持,以及豐富的學術研討機會。百度大腦的持續開放與深度學習人才計劃“相輔相成”,旨在培養更多高水平的深度學習人才,加速推動產業發展,為社會發展變革帶來更大價值。

“百度大腦將持續發展人工智能技術,推動知識的融合及應用,同時全方位開放,與行業深度結合,助力行業變革和社會經濟發展。”王海峰表示。

沈抖:成立開源聯盟、推出開發者共筑計劃

在今年7月的百度AI開發者大會上,發布了百度智能小程序,并透露將在12月進行開源。

如今,12月未到,百度世界大會先至。會上,沈抖針對智能小程序,推出了多項措施。

【融貝支付】遠離公眾視線的這些年,城市、生活、小程序,AI無處不在 最新聞 第4張

首先便是宣布智能小程序開源聯盟正式成立。首批聯盟成員包括愛奇藝、bilibili、DuerOS、Apollo等十多個App和平臺。沈抖強調,以上只是第一批,后續開源聯盟成員還將陸續增加。據悉,借此開放策略,百度智能小程序將構建一個流量規模足以超過微信的聯盟。

此外,為了智能小程序生態的良性發展,百度還推出了一個“開發者共筑計劃”,從流量變現、資金扶持等層面解決開發者的需求和痛點。

據介紹,“開發者共筑計劃”包括向智能小程序開發者開放千億用戶流量、提供總金額高達百億的百度聯盟廣告分成以及十億的創新基金,給開發者實實在在的利益。此外,百度還將為開發者提供一對一專人服務。

景鯤:發布小度智能音箱Pro和小度語音車載支架

去年之時,百度智能硬件產品尚處于萌芽之中,但在今年,如百度智能生活事業群組(SLG)總經理景鯤所說的那樣,搭載小度的AI設備已無處不在。

【融貝支付】遠離公眾視線的這些年,城市、生活、小程序,AI無處不在 最新聞 第5張

在今天的大會上,景鯤發布了小度智能音箱Pro和小度語音車載支架。加上此前上市的小度在家和小度智能音箱,百度在2018年度已連續推出四款小度系列硬件產品。

今年的百度世界大會,百度展示了自己在AI落地上的成果。這也讓李彥宏開始思考AI能否讓世界更美好的問題。

李彥宏稱,他希望人工智能是服務人、幫助人,而不是替代人。當然如果讓百度來回答這個問題,百度會說:Yes AI Do!

本文首發于微信公眾號:速途研究院。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武俠小說泰斗金庸(查良鏞)先生走了,留下太多的遺憾與不舍。

早年我應好友施潔玲導演邀請,為香港電臺《杰出華人系列》采訪金庸先生,有幸追隨金庸倫敦走訪劍橋,再回到香港。那段日子我們朝夕相對,聊他的商業王國、三段婚姻、長子去世的傷痛……后來我把馬云介紹給金庸認識,馬云邀請金庸到杭州,主持互聯網界的西湖論劍,則是后話。

太多溫暖的記憶與不舍,今日一并寫下,是以為念。

馬云索簽名? 金庸面色一沉

金庸是浙江海寧人,生于書香世代之家,說話一直帶著浙江口音,對故鄉有很深厚的感情。2000年,我受委托,邀請金庸先生和馬云見面,當時老人家完全沒聽過阿里巴巴。我跟他說馬云創立阿里巴巴一年時,就登上美國《Fortune 》雜志封面,而且馬云是來自杭州的,金庸馬上爽快說好。

馬云酷愛金庸小說,他告訴我,自小讀書不怎么樣,數學還常常零分,唯獨沉迷金庸小說,常常躲在被窩里拿電筒偷看小說,萬一被父親發現了一定挨罵。他在眾多金庸小說中,最愛《笑傲江湖》中令狐沖師傅風清揚。

風清揚是世外高人,一直隱居華山思過崖,獨門秘訣是孤獨劍法,并非靠外在實質的兵刃,而是靠多年鍛練的內功,擊敗對手,以無招勝有招,獨步武林。

那次見面的地點就定在中環鏞記酒家。鏞記以燒鵝聞名海內海外,金庸經常在此宴客。這天他以“查先生”訂房,和太太林樂怡(阿May)一同前來。

那天是2000年7月29日,我約馬云在鏞記樓下見。馬云一身便服,早已站在大門口,像個小粉絲。

金庸一身西裝筆挺,還帶著上等紅酒而來,由我介紹幾句,兩人以同鄉相認,氣氛融洽。馬云滿心歡喜地拿出金庸小說,請偶像簽名。誰料金庸望一望封面,臉色一沉,冷冷道:“我不簽,這是盜版!”全場氣氛進入冰點。

馬云拿著書,看了又看,尷尬的很,他也不敢相信這20多年來看的金庸小說,都是盜版。金庸說,多年來在內地售賣過億本的金庸小說,九成都是盜版的,等于明目張膽地打劫他的財富,但他無論怎么投訴,總是無法杜絕,所以每次看到盜版小說,都會怒從中來。

當時馬云頻頻道歉,而金庸也沒再計較,還靈機一觸,拿起桌上的餐紙,寫上“神交已久,一見如故”的字,贈予馬云,馬云也很開心,氣氛馬上緩和起來。金庸當時年事已高,但對于同鄉晚輩馬云的生意十分感興趣,聽得津津有味。后來我把這兩個人見面的故事,寫在雜志上發表。

過了幾天,馬云突然致電我:“Carmen(我的洋名),我可以直接聯絡金庸先生嗎?”我笑著回答:“當然可以。金庸不是我的私人財產啊!”

2000年9月,浙江杭州,馬云和金庸先生在阿里巴巴

當時滿腦子奇思妙想的馬云,想著打鐵趁熱,找金庸當武林盟主,擺了一個“西湖論劍”,廣邀互聯網江湖上的各路英雄,新浪的王志東、搜狐的張朝陽、網易的丁磊和數十家公司的代表,舉行武林大會。當時74歲的金庸,也欣然來到西湖湖畔赴會。

當年我采訪剛起家的阿里巴巴時,還不覺得有金庸小說的影子,但據說現在整個阿里巴巴都浸沉在金庸小說的氛圍之中,公司里有光明頂、桃花島、達摩院,到聚賢莊、俠客島等,不少主將還都有來自金庸小說的綽號。承接馬云總舵主之位的張勇,就叫“逍遙子”,是《天龍八部》中世外高人。

金庸和馬云,都帶著浙江師爺的性格,是文人,但又雄心萬丈打江山,生意手腕靈活變通,在多變的江湖屹立不倒。

金庸的多情與無情

金庸小說里有太多經典的愛情故事。那么他自己的愛情故事又如何呢?

人人皆知金庸有三段婚姻,第一婚姻是1947年,當時23歲的金庸認識比他年輕5歲的杭州同鄉杜冶芬,相戀并結婚;但金庸收入低微,加上杜不懂粵語,最后另結新歡,離開了他。根據后來的查太說,杜冶芬再婚后生活不如意,金庸對前妻沒有宿怨,還會接濟她。

第二任太太朱玫,新聞記者出身,1956年和金庸結婚,夫妻倆胼手胼足打江山。朱玫為金庸誕下兩子兩女,和金庸捱過最艱辛的創業之路,但可惜二人于1976年離婚。

金庸第三任太太,是比他年輕廿九歲的林樂怡阿May。在我們逗留倫敦拍攝《杰出華人系列》時,阿May 向我憶述,她和金庸戲劇化的相識經過。

忘年戀的開始,發生在1966年的香港,她只有十六歲,在香港島鰂魚涌麗池的一間餐廳當侍應生。那里距離《明報》北角辦公室,只是數分鐘的路程。

她記得大約下午時間,一個貌似生意失敗的中年男子推門進來。他面容憔悴,滿懷心事。林樂怡輕聲問他,要吃什么呀?他不發一言。出于同情,少不更事的她說:「如果你冇錢,不如我請你食一個火腿扒飯呀,好嗎?」

一頓火腿扒飯改變了兩個人的命運。翌日,她收到一份意想不到的禮物,是一個高及腰的大洋娃娃,送禮的人正是金庸。

林樂怡是越南華僑,本來是千金小姐,后來舉家逃難到香港。出身富裕的父母不懂謀生,只靠16歲的她當侍應生養家。大作家金庸人人都認識,但當時的小妮子不知曉。

金庸當時心情低落,因為《明報》揮筆直書寫社論,置自己于風波中。

林樂怡給予大作家溫暖和關懷,金庸愛上了率真可愛的她。阿May 說,他成為她生命中第一個男人,但金庸家有和他辛苦打拼的妻子朱玫,和四個子女,注定了金庸和林樂怡修成正果之前的十年,是一段苦戀。阿May 說,她嘗試離開金庸,到澳洲讀書,也試過和其他人拍拖,但金庸追到澳洲,終于打動了她。

金庸長子之死,成為壓垮金庸和朱玫婚姻最后一根稻草。

林樂怡憶述,那一夜,金庸非常傷心地來到她的家里,原來是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讀書的長子自殺了。長子很有才華,讀書成績好,就這樣走了,令金庸悲痛欲絕。

失去長子的金庸和妻子朱玫關系更差,1976年終于離婚。根據《壹周刊》報道,朱玫晚年失意,猝死在街上。金庸一直說對不起第二任妻子。

金庸還有一段沒有開花結果的愛情。1953年至1958年期間,他為了心儀的長城電影公司的臺柱花旦女明星夏夢,不惜入長城編寫劇本。夏夢早已名花有主,襄王有夢,神女無心。多年后,查太還不時拿夏夢出來開金庸的玩笑。

金庸曾經用生物學向我解釋男人為何天性風流,因為男人要肩負繁衍下一代的使命,所以天性難以專一,女人負責撫育子女,所以專一得多。我沒有反駁。

和金庸夫婦相處那一段日子,深深感受到阿May 對丈夫無微不至。金庸患有糖尿病,卻嗜甜食,May 嚴格控制他的飲食。在馬忌仙峽道的查家吃下午茶,我們吃芝士蛋糕,金庸吃燕窩粥。

晚年金庸的身體不算好。七十多歲時,曾經有一次在家中暈倒,馬上通知當外科醫生的女婿吳維昌,及時在醫院動了大手術,死里逃生。金庸跟我說,動手術風險高,但查大俠不怕死。

有一個禮拜天,我們和金庸到倫敦的Harvey Nichols 吃飯,金庸看著書店上的物品發呆。碰巧和男制片散步的影星楊紫瓊經過。楊紫瓊熱情地稱呼他查伯伯,金庸帶點茫然地微笑回應。

楊紫瓊走后,金庸才細聲地問我們:“她是誰?”原來金庸早前那次在家中暈倒,對記憶是有影響的,有些腦細胞死了不能復生。但金庸八十多歲仍堅持在劍橋大學完成碩士和博士論文,毅力不凡。

近年,金庸身體不太好,說話也有困難。他以94高齡辭世,愛妻林樂怡的悉心照顧功不可沒。

金庸處事的“武林秘笈”

金庸不是只躲在書房低頭爬格子的文人,而是耳聽八方,不斷尋找商機,又靈活變通的成功商人。

1952年他調入《新晚報》編輯副刊,因為澳門一場轟動的比武,副總編輯羅孚安排查良鏞與梁羽生寫武俠小說于副刊連載,梁羽生編寫《龍虎斗京華》,查良鏞以金庸為筆名寫《書劍恩仇錄》,甚受歡迎。頓時金梁齊名。

他的武俠小說暢銷,令他不甘心呆在《新晚報》當一個副刊小編輯,但他也不會像同期出道寫《白髮魔女傳》走紅的梁羽生(真名陳文統)把書交出版社算了,而是借武俠小說暢銷獲得第一桶金創業。

1959年,他和中學同學沉寶新各集資八萬和兩萬創立《明報》。即使創業初年慘淡經營,他還是咬緊牙根靠武俠小說殺出生天。沉寶新負責經營,他負責內容。他于《明報》上連載《神雕俠侶》,很快打穩陣腳。同時成立《明河》出版社出版自己的小說,親自洽談電視電影版權,將小說利益最大化。

在設計《明報》王國版圖時,金庸親自操刀,有引人追看、刺激緊張的武俠小說,有吸引知識分子的社論,有娛樂新聞祖師爺雷坡的娛樂版,以及暢銷幾十年、至今屹立不倒的八卦雜志《明報周刊》,更有文壇教父胡菊人主理的高檔《明報月刊》,以及由后來創立《信報》的林山木打理的、財經為主的《明報晚報》。每一個版塊,代表了金庸廣闊的視野,也是他性格的延伸,亦狂亦俠亦逍遙,亦雅亦俗亦暢銷。

之后,他還在馬來西亞成立《新明日報》,成立了明報出版社與明窗出版社。1991年1月23日明報企業有限公司注冊成立,當年3月22日在香港聯合交易所上市。明報集團1991年度的盈利接近一億元,金庸在那年的《資本雜志》的《九十年代香港華人億萬富豪榜》名列中排第64位。

1993年4月,金庸宣布辭去明報企業董事局主席職務,改任名譽主席,將明報集團售予于品海。退休以后,金庸多和妻子游山玩水,在劍橋深造。

金庸領導群雄的方式,是下達“武林秘笈”。1985年,為迎接80年代中英談判的大時代,決定聘請二十名大學生入《明報》,其中香港大學畢業,后成為執行總編輯的馮成章記得,金庸曾給他一張八字真言的親筆字條:“有容乃大,無欲則剛”。

我記得為了拍攝,曾相約所有明報編輯吃飯,金庸逗大家:“你們個個我都滿意,除了一位。”席上眾人面面相覷,都心想:是不是我?金庸捉弄人時,活脫脫一個會玩兒韋小寶。

金庸曾給馬云寫了一封短箋,鼓勵他善用人才。內文如下:“善用人才為大領袖之要旨,此為劉邦劉備之計,已創大業也,馬云兄常勉之。金庸 公元二千年九月于阿里巴巴寶洞。”

他自己何嘗不是如此?他籌劃的《明報》副刊,網羅了香江第一才女林燕妮、鬼才黃霑、作家倪匡和香港愛情小說祖師奶奶亦舒等,如此陣容,香港其他報刊無人能及。

多年后,我和金庸伉儷在馬己仙峽道的家里吃下午茶,回憶滿滿。還有一段故事是,曾被指拋妻棄子的黃霑,便是金庸證婚下,向林燕妮下跪求婚,成一時佳話。誰料一對璧人,最終關系破裂,老死不相往來。兩人都是金庸多年好友,叫他非常唏噓。

金大俠物業遍全球

金庸還有個愛好——買房置業,包括北角明報寫字樓和他曾居住的山頂道1號獨立屋。山頂道1號原本由外國領事持有,金庸在1985年以1250萬港元購入,居住至1996年,以1.9億港元出售。

為什么金庸會遷出這個豪宅?查太解釋,他們看新聞說有山頂獨立屋被人行竊,戶主還被剝光吊在樹上,嚇怕了,寧愿搬進馬己仙峽道的分層住宅。

金庸非常喜歡旅游。直飛倫敦時,我們到頭等艙探望他時,他笑起來,雙眼瞇成一線,像小孩子一樣興奮,倒是查太怕搭飛機。金庸似乎不喜歡住酒店,在倫敦時住在自置的豪宅,雇有外籍管家打理;劍橋大學附近也有寓所,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查太笑說,這里沒傭人,連倒垃圾都要查大俠親自出馬呢!

他們的物業遍布全球,包括澳洲和巴黎等,我說他是環球物業收藏家。金庸囑咐我:“你切勿讓人知道啊!”我保守秘密多年。

金庸真正遍布全球的,首要的不是物業,而是粉絲。我們在倫敦鹿鳴春中餐館吃飯時,被一個侍應生發現金庸大駕光臨,馬上通知全酒樓所有伙計,各人拿一本金庸小說出來,排隊索取簽名,顯然金庸小說是他們隨身的精神食糧。我們臨走的時候,全酒樓的其他食客紛紛站立,目送大師,連我也沾到一點光彩,畢生難忘。

筆者后記

“和金庸夫婦閑聊、喝咖啡、品美食的日子,歷歷如昨;1996年的5月12日,阿May 知道是我的生日,專誠為我慶生,還送我黑色真皮Gucci銀包做禮物。我們的司機是個博士生,原來也是圍棋高手,特別安排了他和金庸對奕。誰勝誰負也不重要。

介紹馬云給金庸認識,自是難忘。我之后再見了金庸兩次,一次是從他手上代表天地圖書,領取香港印藝學會的最佳印刷大獎。我和他久別重逢,特別開心。最后一次見查大俠,是天地圖書三十周年慶典,梁羽生也專程從澳洲回來。武俠小說兩位大師同場,是經典場面。然而,典禮后,梁羽生中風,幾年后過世。

金庸近年身體不好,能活得九十四歲,因為他熱愛生命。他曾向我形容自己如一顆鉆石,有很多側面,這些光芒將會恒久不滅,活在每個人心里面。”

 

 

如果還想了解看看三國殺相關資訊請看:http://www.42231877.com/archives/1286

本文地址:http://www.42231877.com/archives/1288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aa, aa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