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油歌歌詞】創企Apttus被首席執行官作死了

2018-11-04 11:56  閱讀 57 views 次 評論 0 條

加油歌歌詞】創企Apttus被首席執行官作死了

7月2日,當員工來到Apttus的San Mateo總部工作時,他們震驚地得知,這家創企的長期首席執行官Kirk Krappe已經不在公司工作了。

Krappe的英國口音和袖珍服裝讓他在硅谷標志性的羊毛背心著裝中脫穎而出。2006年,他在貝恩公司(Bain&Co)工作后,聯合創立了Apttus、甲骨文以及幾家創企。

他是公司的代言人。就在幾周前,Krappe在公司的年度用戶大會上發表了他標志性的“自由式”演講。他的演講經常從抽象的歷史課開始(主題包括人類進化和土耳其考古學),并最終被談到Quoteto-Cash——Apttus的標志性產品,一款銷售軟件。

不久,關于Krappe失蹤的謠言就傳遍了公司。在卡波的一次酒會后,有人指控他性侵犯。人們都在想,Krappe是不是被趕出去了?

卡波的事件只是許多令人憂慮的指控中的一個,這些涉及Krappe的指控在當時正處于風口浪尖,這最終意味著這位散發著舊世界魅力和博學風范的科技企業家的外表,可能掩蓋了一種可疑的行徑。

憑借最終IPO的承諾,Krappe向員工、客戶和投資者出售了硅谷的夢想,事后看來,這一夢想在現實中似乎并不牢靠。

據幾名前員工和內部人士透露,Krappe創建的公司不是一家熱火朝天的IPO創業公司,而是由多個賬戶組成的非法場所,性騷擾和不正當關系在最高層十分猖獗。

知情人士說,肆意填寫費用報告和向客戶承諾不存在的產品等不端行為得到了支持,任何異議的聲音都會被迅速平息。

Apttus不僅僅是一個在男性主導的科技行業中被指控性行為不端的例子,這樣令人不安的例子還有很多。此前,從谷歌到優步,這些著名科技公司的高管存在行為不當報道都已被曝光。

如果這些指控屬實,那么說明這家創企的戲劇性事件仍在上演。這表明,一旦一家公司高層被不良行為扎根,它就會受到有害行為的嚴重影響。而且這在硅谷極易發生。

盡管他的行為引起了整個組織的關注,包括和公司經理人在婚外生了一個孩子的事情。但是在Krappe任職期間,Salesforce Ventures、ICONiQ Capital和IBM風險投資公司的大牌投資者都投資了Apttus。

Apttus上一輪風投是在2017年9月,對該公司的估值為18.6億美元。Sales force的創始人Marc Benioff是消除工作場所性別歧視的倡導者,他拒絕發表評論,IBM也是如此。Iconiq Capital與馬克·扎克伯格和雪莉·桑德伯格關系親密,他們都是#meto運動的主要支持者,但沒有回復記者的置評請求。扎克伯格和桑德伯格拒絕置評。

在Krappe離開兩個月后,Apttus將多數股權出售給了芝加哥一家在舊金山設有辦事處的私人股本公司——Thoma Bravo。

多重訴訟

目前還不清楚Thoma Bravo在收購期間是否知道圍繞Krappe的指控。盡管這位有問題的CEO在Thoma Bravo宣布這筆交易時已經離任了,但在Krappe執政期間產生的一些問題可能還會繼續存在。

Business Insider了解到,涉及騷擾或惡劣工作環境的幾項指控正處于不同的談判階段,前雇員提出了三起訴訟,聲稱Krappe在Apttus的業務健康性和業務規模問題上誤導了他們。

在最近一封寫給David Murphy的信中,一位前Apttus雇員暗示,他將提出更多的法律主張。Murphy是由Thoma Bravo任命的Apttus執行董事長。

私人股本公司未披露它花了多少錢收購了Apttus的多數股權。多年來,Apttus籌集了大約4億美元的資金。在宣布這筆交易的新聞稿中, Thoma Bravo吹噓這將給Apttus帶來“卓越的運營能力”。并使這些軟件幫助企業管理收入和客戶關系。

Apttus的代表拒絕置評。Thoma Bravo則沒有回應記者的置評請求。

在酒店喝了一夜酒

在Krappe離開之前,一位26歲的新星在Apttus的商業發展團隊中發表了這一聲明,她和她的姑媽一起參加了2月份在墨西哥舉行的一次會議,Apttus接待了高績效的銷售人員。

總統俱樂部的活動,是在卡波圣盧卡斯附近唯一的帕爾米亞度假勝地舉行的,Apttus稱之為公司度假。這是一處海岸地產,對許多人來說是天堂的縮影。酒店距卡波市中心30分鐘車程,海濱有棕櫚樹和沙灘椅。其明亮的藍色無邊泳池是Instagram影響者們的夢想,其中有著加利福尼亞灣與太平洋交匯處的壯觀景色。在酒店喝了一夜酒之后,Krappe被指控跟蹤這位商業發展公司的員工回到了她的酒店房間,并對她進行了性侵犯。

多位知情人士向Business Insider描述了對Krappe的指控,并于6月初達成庭外和解。交了一大筆賠款,Krappe和原告在和解時都離開了公司。代表本案原告的Gloria Allred拒絕置評。

Krappe沒有回應多項置評請求。

比基尼、按摩和性感

對于一些員工來說,Apttus的常規功能障礙和不專業行為是常見的。

2015年初,公司里的人注意到他們的一位同事懷孕了。這位20多歲的金發女郎在Apttus管理著全球合作伙伴和業務發展團隊。消息人士告訴Business Insider,盡管她對自己與Krappe的關系一直守口如瓶,但公司的大多數人都認為這是他的孩子。

當時50多歲的Krappe仍然合法地與他四個大兒子的母親保有婚姻關系。但他卻和這位金發女郎訂婚了,并開始撫養他們剛出生的女兒。

人們感到羞愧,但這并不僅僅是因為外遇。Krappe的未婚妻在Apttus迅速晉升,并最終管理了一個名為Salesforce的卓越團隊,在內部被一些人稱為“性感團隊”,因為它完全由“非常漂亮的女孩”組成。

該團隊的工作是在全國各地與Salesforce的銷售人員一起主持社交活動,Salesforce當時是Apttus的關鍵合伙人,也是創企的投資者。

有多個消息來源稱,該團隊的開支很寬松。消息人士告訴Business Insider,美甲和按摩將被記錄為團隊關系費用。兩名Apttus員工之間的豪華晚餐將被記錄為與不存在的Salesforce員工的四人客戶晚餐。不止一次會出現這樣的情況,比基尼和沙灘椅在去佛羅里達旅行時就已經被花掉了。

一位前團隊員工說:“我們被鼓勵在任何事情上花錢,并且這會得到批準。”

其他團隊的員工注意到了這筆開支,以及未婚妻在公司的特殊地位。未婚妻團隊的一名員工去了人力資源部,并揭發了這筆支出。據知情人士透露,不久之后,這名員工就被要求離開公司。Krappe的未婚妻沒有回復置評請求。

另一名前雇員說:“這就像一個動物園,你要么咬,要么被咬。我從來沒有在這樣的公司工作過,這很奇怪。”

一次魚市的相遇

在Apttus,不當行為遠不止是費用報告。

2017年年中,Apttus受到兩起來自前雇員的訴訟,兩人都指控包括Krappe在內的Apttus的高管在公司的銷售渠道、產品準備和命令結構上撒了謊,目的是誘使他們加入公司。代表前總經理兼副總裁WilliamVeiga的第三宗訴訟正在審理中。

前兩次訴訟是代表Elizabeth Baker和Marco De La Cuesta提出的。Baker之前曾在甲骨文公司工作過,并且他們倆都在SAP工作過。他們于2015年底在Apttus的銷售團隊擔任管理職務,并于2016年6月被董事會解雇。

這兩項申訴都聲稱,他們被解雇是因為他們拒絕“從事公司所要求的非法和不道德行為,并以其他方式參與不誠實和腐敗的文化”。

Baker在訴狀中描述了在接受這份工作之前,她在圣馬特奧的魚市場與Krappe共進午餐,并被Krappe告知Apttus正在經歷“大型公司中也前所未有的增長”。

在他們各自的訴訟中,Baker和De La Cuesta聲稱Krappe在Apttus上將它們作為一家擁有4億美元銷售渠道的公司出售,但這些渠道并不存在。Krappe還將主要客戶出售給他們,包括英特爾、Clorox、通用電氣、HPE / HPI和McKesson,而兩家公司均聲稱部分客戶群并不存在或者信息有誤。

對于硅谷芯片巨頭英特爾而言,這兩起訴訟均聲稱Apttus試圖出售并不存在的產品。根據訴訟,英特爾越來越擔心“在Apttus大量可疑的延誤和借口”之后會出現的問題。

在實際的生產環境中,當英特爾直接詢問其已購買的產品是否已經開發出來,以及其他Apttus客戶目前是否正在使用這些產品時,均需與團隊會面商討。

一名團隊成員聽從另一名團隊成員,后者告訴英特爾沒有什么可擔心的。 后來,第一個團隊成員拒絕回答他們的問題,因為他的妻子在英特爾工作,他不想撒謊。

英特爾拒絕置評。

“被貶低、被欺壓、被侮辱”

Krappe在一些員工心中的可信度開始打折扣,因為他早已承諾過的IPO至今未實現。

Krappe這兩年來告訴員工和大眾,Apttus即將進行IPO。2017年9月底的一輪5500萬美元融資意味著Apttus資金充裕,但員工們開始失去希望,許多作為他們薪酬的部分資金都被用于股權支付了。

Krappe告訴外媒,如果Apttus沒有被收購,其將于2016年進行IPO。然而在那年晚些時候,他告訴MarketWatch,公司打算在2017年上市。2017年10月,據彭博社報道,Apttus聘請高盛集團來管理公司的上市。

由于大量的薪酬是以股權形式體現的,因此IPO對員工來說是高度個人化的。但當員工詢問延遲的原因時,管理層卻以公司還沒準備好,且會調用IPO靜默期,這種借口避免更深入地閘述這種情況。

據一位前員工透露,他們會參加公司的全體會議,而Krappe會發表演講試著鼓舞大家。他總是強調團隊精神和努力工作,但是當你總是重復聽到某一件事情時,你就會覺得這已經很老套了。

員工士氣低沉已經導致Krappe在Apttus公司內不再受歡迎。

在最近一封寫給David Murphy(Thoma Bravo任命的Apttus公司CEO)的信中,前Apttus員工描繪了一個被恐懼,欺凌和歧視侵占的地方,并暗示更多即將提出的法律訴訟。這封信的作者Kyle Bouchard是該創企的第33名員工,后來升任戰略客戶副總裁。他在9月份公司收購后不久便辭職了。

Bouchard在給Business Insider的一封信函中表示,在那里,作為一個人,已經無法承受更多的暴行了。他選擇離開這個貶低、壓榨和侮辱員工的公司。

這封信直指Krappe精心選拔的首席戰略官Raj Verma,現在正擔任首席運營官。據業內人士透露,Verma和Krappe一直密切合作,直到春天,事情才發展到了嚴重的關頭。而Bouchard拒絕發表評論。

Verma也沒有請求他回復。

“永不言棄”

目前尚不清楚Krappe是否會嘗試回歸商界。Business Insider并未掌握任何與他有關的刑事指控。

二月份在卡波舉行的總統俱樂部頒獎儀式的晚上,在所謂的性侵犯發生幾個小時后,Krappe和其他Apttus成員前往一家名為Flora Farms的農家餐廳。這家餐廳因為經常有名人(比如詹妮弗·安妮斯頓)前來而出名。

據在場人士透露,在晚宴上,Krappe上臺將獎杯遞交給他的明星員工。投影在墻上的視頻播放了Krappe從一個非洲的草根人士到建立起Apttus的傳記。視頻以Krappe最小的女兒結束,那是一張圣馬特奧的員工合照中,他的女兒穿梭其間。

先是斯瓦希里語,然后是英語,屏幕上閃過一句話:永不言棄。視頻播放著,觀眾還能看到Krappe的淚水在眼眶中打轉。

如果還想了解更多互聯網資訊請看:http://www.42231877.com/archives/1300

本文地址:http://www.42231877.com/archives/1302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創業資訊網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