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色姜女教師雪薇后續:B接受騰訊增資

2018-10-04 21:56  閱讀 533 views 次 評論 1 條

絕色姜女教師雪薇后續:B接受騰訊增資

2017年10月10日,各大媒體都在報道B站即將IPO的消息,援引彭博社消息稱,中國視頻彈幕網站嗶哩嗶哩(Bilibili,簡稱B站)計劃在美國進行IPO,將籌資至少2億美元。

但是私募君翻閱了一些資料后發現,正在創業的B站,簡直就像一家投資機構。如果用投資行業的專業詞匯嚴格來定義的話,它就像一家VC。

對外投資19家創業公司

根據查閱到的資料,私募君發現,B站參與投資了19家文化娛樂類初創企業或團隊。他們分別是:

三文娛

A輪

1000萬人民幣

海岸線動畫

A+輪

數千萬人民幣

日更計劃

B輪

數千萬人民幣

MUTA優他動漫

A輪

1000萬人民幣

輕文輕小說

A輪

數千萬人民幣

Moboo.ly

A輪

數千萬人民幣

御宅游戲

天使輪

數百萬人民幣

動魂文化AniTama

戰略投資

數百萬人民幣

Stage1動漫游戲社區

天使輪

數百萬人民幣

萌鯨網絡-零界點

種子輪

數百萬人民幣

上海灼焰科技

A輪

1000萬人民幣

那年那兔那些事兒

A輪

2000萬人民幣

繪夢動畫

A輪

數千萬人民幣

獸耳科技Mimikko UI

天使輪

數百萬人民幣

ComiDay貓布丁文化

天使輪

數百萬人民幣

AC模玩網(ACTOYS.net)

Pre-A輪

數百萬人民幣

喵斯拉MissEvan(M站)

Pre-A輪

1400萬人民幣

嬉皮士游戲

天使輪

數百萬人民幣

北京千里眼文化

天使輪

數百萬人民幣

我們可以發現,B站參與投資的多以A輪和天使輪為主,就是早期。眼不眼熟,和某些投資機構的早期投資定位十分類似。

如果非要在中國的VC圈里找幾家對標的話,那么就是創新工場、聯想之星、以及徐小平旗下的真格基金,只不過B站針對的細分領域是文化娛樂。

在投資額度方面,除了一些模糊的“數千萬”、“數百萬”之外,我們還可以看到5家有確切投資額度的案子,像三文娛-1000萬人民幣;MUTA優他動漫-1000萬人民幣;上海灼焰科技-1000萬人民幣;那年那兔那些事兒-2000萬人民幣;喵斯拉MissEvan(M站)-1400萬人民幣。

這5家初創企業都拿到了B站的投資,總額度達到了6400萬人民幣。加上剛才提到的那些模糊的“數千萬”、“數百萬”對外投資案例,保守估計,B站的對外總投資額度可能超過1億元。

融資5億元,拿出超過1億元對外投資。我們不否認B站是一家創業公司,但從商業模式上,B站確實更像一家投資機構。而像騰訊、IDG、掌趣科技等投資方,就是他的LP。

區別在于,B站不收取2%的管理費,如果沒有簽署限定IPO期限或類似對賭條款的話,那么它也沒有“基金”存續期的限制。這種模式比普通PE/VC等GP機構更加靈活。

2年拿到4輪投資,融資超5億元

可以統計到的是,成立至今,B站累計完成了四輪融資,總融資額已經超過了5億人民幣。

B站的投資方陣容也是非常強大,有BAT中的騰訊,還有在文化領域的投資一哥華人文化產業基金,更有看成“中國VC雙璧”之一的IDG資本,這還沒完,還有在游戲領域數得上名詞的產業資本——掌趣科技。

在日新月異的中國創投圈子里,B站在從2013年10月中旬到2015年11月上旬,將近兩年的時間里,拿到了4輪融資,總額度超過5億人民幣。

輪次:D輪

融資時間:2015.11.10

融資金額:億元及以上人民幣

投資方:騰訊、華人文化產業基金、H Capital、正心谷創新資本

輪次:C輪

融資時間:2015.08.27

融資金額:1223萬人民幣

投資方:掌趣科技

輪次:B輪

融資時間:2014.10.14

融資金額:數千萬美元

投資方:IDG資本、通天順

輪次:A輪

融資時間:2013.10.17

融資金額:數百萬美元

投資方:IDG資本

刨去VC和產業資本不講,能被中國的最大的游戲公司——騰訊投資,也足夠說明B站的行業領先地位。

但是我們還發現,B站距今最近的一輪融資是在2015年,也就是已經過去了2年。在從2015年11月上旬到2017年這個國慶節的2年時間里,B站再未公布任何的融資進展,直到國慶節之后,傳出了IPO計劃。

難道,這次B站不再拿投資機構的錢了,要去美國拿散戶的資金——憑借IPO籌資2億美元?讓我們祝福B站。

不過,知情人士還稱,B站此次IPO規模和上市具體時間可能會有所變化。

補充資料

目前B站活躍用戶超過1.5億,每天視頻播放量超過一億,彈幕總量超過14億,原創投稿總數超過1000萬,用戶平均年齡17歲,75%的用戶年齡在24歲以下。

資料顯示,嗶哩嗶哩彈幕網創始人徐逸,16歲考入北京郵電大學,2009年畢業后,她創辦了彈幕網站MikuFans。2010年,徐逸辭職,全職投入嗶哩嗶哩創業。

B站現任董事長為陳睿,其本人是獵豹移動創始人,后投資B站,并從2014年開始擔任B站董事長。陳睿曾公開表示,B站還沒有實現盈利。

通過對接資本市場以解決日益緊張的資金困境,可能也是視頻網站的無奈之舉。

鳴謝

數據引用:IT桔子

文末給大家推薦一個投資高手,老林。他在全國最大的財經網—和訊網的公開炒股實戰中,僅用了一年多的時間,將10萬元起始資金運作至320萬多元。多年來,老林在各類報刊雜志發表各類文章,在中國證券報、上海證券報、證券時報等多家證券類報刊上長期發表股市隨筆,在讀者中產生了較大的影響。

按他的話就是,寧愿少賺錢,甚至不賺錢,但是不能虧大錢,嚴格控制風險,依靠無數匹小黑馬組裝成一匹大黑馬的理念。老林正是利用自己研究出來的短線法寶出奇制勝,在市場趨熱的,上漲趨勢明顯的時候加緊操作,積極操作,在市場不明朗的時候,減少操作,甚至不操作,盡量不參與股價或者行情的調整部分,從而在保存實力的情況下,獲取最大的利潤。

10月3日晚,嗶哩嗶哩(NASDAQ:BILI)和騰訊控股(00700.HK)聯合宣布,雙方已達成協議,騰訊控股將對B站進行共3.176億美元現金的投資。這輪增資,騰訊對B站持股比例約增至12%。

受此利好影響,嗶哩嗶哩股價今天開盤漲超15%,最高漲16.15%,報15.46美元。市值也達到40.02億元。

這或許是B站2018年上市以來收到的最好消息了:

先是年初被愛奇藝以侵權為由一紙狀告,后又是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當天即破發,其第一季度財報也顯示虧損仍高達5780萬人民幣。此外,7月底國家網信辦會同五部門聯合約談B站等16款網絡短視頻平臺相關負責人,并對B站作出下架一個月的處置。

對于騰訊這輪投資,B站網友早已習慣。有人認為這是B站再次無下限打破次元壁向著不純發展,也有人盤算著自己的騰訊會員是不是馬上可以看B站大片。媒體也并沒有太多發聲,似乎這是個自然而然的事情。

兩個努力擺脫“游戲”的公司

兩個社交屬性的公司,是怎么變成游戲公司的?

從B站披露的招股書中,B站的游戲業務占營收比重達到83.4%,暢銷手游《命運-冠位指定》更是以一己之力貢獻了超過7成的游戲收入。

盡管今年以來,B站一直探索游戲以外的盈利方式,比如向動漫產業上游延伸、擴充影視劇內容庫、為UP主開通電商等,起到了一定效果,但在其Q2財報中,游戲業務仍是重頭,同比增長61%,營收占比78%。

作為一個ACG起家的社區,B站一直苦苦尋找著賺錢的路子。其早期的準入設定,做題通過資格審核的用戶才能成為正式會員,享受不限制發彈幕、解鎖全部視頻等特權,B站一直以此保證著用戶的“血統純正”,卻不得不面對最忠實的用戶反而是不付費的人群。

社區想變現,當時可以參考的路徑要么是廣告,要么是游戲。一開始陳睿也想走廣告的路子,但廣告主需要的是流量,B站千奇百怪的入門題成了最大阻礙。于是2015年,B站的準入制度放松,即使兩年后答題制再度出山,會員轉正的難度也大大降低。除了二次元愛好者,主播們也紛紛涌入B站。

2016年5月,認為時機成熟的B站悄悄在新番《Re:從零開始的世界》片頭添加了時長15秒的商業廣告,而此前則可以直接瀏覽動畫。一時間B站陷入用戶聲討:不是說所購正版新番永不貼片嗎?后來,陳睿不得不上知乎解釋,此舉為版權方要求,迫不得已。

不過,這也使得B站斷了靠廣告賺錢的念想。而反觀游戲,B站這幾年走得很順。2013年,B站成立了游戲中心,代理手游取得了不錯的成績,2016年,B站宣布開啟二次元頁游業務,去年底成立了電競俱樂部BLG,而今年9月又切入端游。2017年,B站游戲區UP主數量已發展到39萬,投稿數量高達263萬,是bilibili流量最高的視頻分區。

騰訊則是最早從社區嘗到游戲甜頭的公司。今年9月,陪伴了80、90后13年的那只“討厭”的QQ寵物企鵝停止運營,這只誕生于2005年的企鵝,在我們的電腦桌面上見證了SNS游戲的繁榮到衰落。

社區游戲的出現,便是為了增加用戶粘性和活躍度。2008年,程炳皓的開心網橫空出世,偷菜和搶車位瞬間霸占了辦公室白領的碎片時間。2009年開心網用戶增長率高達500%,到年底,開心網的用戶已經達到了7000萬。

隨即,跟風者出現,人人網迅速也推出一個“開心網”,兩家名稱完全一樣,網址也非常接近,雙方為此開始了曠日持久的訴訟戰。

彼時的SNS游戲焦點,自然便是真假開心網。然而打得兩敗俱傷的雙方沒想到,最后坐收漁利的是騰訊。

2009年,QQ迅速推出了QQ農場,當時其風靡程度可以說,只要有QQ,沒有沒玩過QQ農場的。那時候,中國游戲市場被網易和盛大牢牢把握,騰訊繞開RPG希望尋找突破口。這些SNS游戲門檻低,卻極具黏性,為日后騰訊的小眾精品游戲路線奠定了廣泛的認知基礎。2011年,除了RPG品類,騰訊在其他細分市場已經站穩腳跟。

成也游戲,敗也游戲,今年騰訊慘淡的半年報,也證實了這一點。QQ空間這個維系著騰訊游戲玩家的社區,打出95后、00后最活躍社區的旗號,卻掩飾不了活躍度的逐年下降。畢竟新一代年輕人,沒有經歷過那個SNS游戲的年代。

而新一代年輕游戲人群去哪找?恐怕都在B站。

社區下半場,姓A還是T?

從PC到手機,從2G到4G,從SNS游戲到手游,從依靠低門檻成為主流,到依靠精品IP成為主流,帶有社交屬性的游戲,為社區通過游戲變現提供了不間斷樣本。然而這一路徑嚴重依賴社區的人群屬性。B站玩得轉,直男集中營虎撲也可以,但知乎、豆瓣玩不轉,陌陌、美圖也不行。

好在得益于4G,直播、短視頻這類比較普世的工具被社區們當成賺錢利器,然而一輪主播打賞之后,短視頻變現也成了難題。最后,最普世的電商,成為社區們最終極的賺錢路徑。

2015年,馬云提出了“內容-社區-電商”的路徑,希望打破傳統電商的天花板。不過,沒有社交基因的阿里,對上沒有電商基因的騰訊,二者出奇一致,便是在社區產品上猛砸錢。

阿里今年出手小紅書、寶寶樹、雪球等,騰訊也將小紅書、知乎、B站等收入戰隊。一場線上社區電商的腥風血雨近在眼前。“交易”體系完善的阿里,優勢是即使你不站隊,也可以開放地接入淘寶,比如頭條系抖音;“社交”屬性明顯的騰訊掌握著10億流量,成了做營銷的大好陣地,也吸引著眾多社區加入。

到了今年,社區已經走到第三代,電商之爭無疑是這一階段的主旋律。這得益于“內容電商”的市場教育已經完成,得益于用戶對于為“純凈”苦撐多年的社區多了份無奈的心疼。在這下半場的較量中,任性、個性的社區們終于決定長大成人。

新芽NewSeed(ID: pelink)“沒想到”特別策劃,希望借騰訊與B站的投資,和你一同回顧10年里社區商業化的一些瞬間。

如果還想了解上海互聯網的春天請看:http://www.42231877.com/archives/241

本文地址:http://www.42231877.com/archives/243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創業資訊網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