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謊的壞處】大轟炸取消上映

2018-10-20 23:56  閱讀 571 views 次 評論 0 條

撒謊的壞處】大轟炸取消上映

昨日(10月17日),電影《大轟炸》官微轉發《大轟炸》導演蕭鋒的微博宣布,原定于10月26日上映的《大轟炸》取消院線公映。

蕭鋒微博上,一張灰色的《大轟炸》海報,已沒有了上映日期。而蕭鋒在博文中說道:“再多的事實也于事無補,再多的清白都難擋抹黑,再多的復出都難免決絕……蒼天有眼,報應定會終歸其位。”

 

施建祥半年賺了9.6億港元,《大轟炸》成了資本綁架下的犧牲品
  抹黑?報應?蕭鋒的話讓本就充滿爭議的《大轟炸》又陷入更深的爭議漩渦之中。

 

施建祥半年賺了9.6億港元,《大轟炸》成了資本綁架下的犧牲品
  也有人說,是資本的無恥和演員的違規,毀掉了創作人的心血。真正該付出代價是那些洗錢大佬和把老百姓錢卷跑的人,電影本身沒有錯,錯的是玩弄資本的人。

 

施建祥半年賺了9.6億港元,《大轟炸》成了資本綁架下的犧牲品
  創作人也許是在資本裹挾不得已而被動為之,《大轟炸》原本沒有合禾影視的加入,蕭鋒的好友江海洋引入了最大的投資方上海合禾影視投資有限公司,合禾影視背后的投資方,便是快鹿集團。

合禾影視的加入,使得《大轟炸》越來越偏離創作初衷,最終在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復盤《大轟炸》的轟炸史,從星光熠熠走向滅亡

《大轟炸》是由中國電影股份有限公司、原畫(北京)影業、上影南國影業出品的歷史戰爭片,施建祥是總制片人,梅爾·吉布森是藝術指導,演員名單星光璀璨:劉燁、布魯斯·威利斯、宋承憲、陳偉霆、范偉、馬蘇、車永莉、吳剛、馮遠征、張鈞甯、耿樂等。

原本演員名單中還有范冰冰,后來范冰冰的名字就在海報中消失了。

“經驗”早已告訴我們,明星、流量已不再是影片的保障,他們甚至是“定時炸彈”,分分鐘成為影片的不安定因素。而像《大轟炸》這樣以“全明星陣容”為噱頭的,不但吸引不了觀眾,反而因為明星出事受到牽連。

我們來復盤一下《大轟炸》的“轟炸史”:

2015年,影片宣布開拍,快鹿集團的合禾影視負責電影拍攝資金投入,時任快鹿集團董事局主席的施建祥為總制片人;

同年,黃圣依“出人意外“地走上奧斯卡紅毯,并且上演暈倒的”驚天一幕“,當時,黃圣依走紅毯的電影,就是《大轟炸》;

2016年,施建祥由于快鹿非法集資案爆發,外逃至美國,在今年中央反腐敗協調小組國際追逃追贓工作辦公室發布的一份紅色通緝令名單中,施建祥名列其中;

2018年4月,《大轟炸》完成后期制作,導演蕭鋒發表長文,回憶八年拍攝過程的艱辛和坎坷:自2016年2月起,劇組就分文沒有,我經歷了融資借款、抵押貸款、清倉股票、贖回投資基金、耗盡個人存款等一系列自毀程序,很快成為國內負債最多的導演;

今年上海電影節期間,《大轟炸》宣布定檔8月17日,但后來又改檔至10月26日。當時的新聞發布會,只有張鈞甯、耿樂、車永莉等亮相現場,導演蕭鋒,其他重要主演劉燁、陳偉霆、范偉、馬蘇等,都沒現身;

今年7月初,崔永元在微博發文稱:《大轟炸》影片還沒拍,乙方就從甲方初處拿到收益款,又用收益款去投資甲方,用的都是上海老百姓的血汗錢;

一時間,《大轟炸》隨著范冰冰事件的爆發被推向風口浪尖,接下來的發展便一發不可收拾。10月3日,范冰冰的“驚天大案”塵埃落定,以被罰8億多元暫告一段落;

10月17日,《大轟炸》宣布取消公映。

至此,《大轟炸》,卒,何時能再上映?還能否上映?不得而知,但《大轟炸》帶給所有創作人的一個教訓就是:選擇投資人需謹慎!

崔永元曝《大轟炸》牽扯30億元,資本的綁架讓創作偏離方向

那么,《大轟炸》的涉案金額到底多少?關于《大轟炸》的數字賬,同樣是“跌宕起伏”。

2015年影片開拍之時,施建祥出席浙江象山的發布會,他表示,該片斥資3億元、宣發1億元,并且上不封頂。

2016年,《大轟炸》爆出總投資超過5億元關卡,也是在那個時候,總制片人施建祥出事了。到了2017年,影片又被曝7億元投資。

7億元投資,對于一部戰爭大片倒屬于正常范圍。但在崔永元的微博里,卻是另一番光景。

7月8日,崔永元先是指名道姓表示邵永華是主要指揮,操縱著《大轟炸》背后的10億元資金。

 

施建祥半年賺了9.6億港元,《大轟炸》成了資本綁架下的犧牲品
  10月16日,崔永元發文稱,《大轟炸》牽扯使用不明資金至少30億以上,僅在拍攝中就使用各種骯臟手段弄走資金17億,有人因看不到希望都自殺了。

 

施建祥半年賺了9.6億港元,《大轟炸》成了資本綁架下的犧牲品
  崔永元稱,這種影片沒拍,乙方就拿著甲方收益款投資甲方的行為是欺詐。同時,崔永元還曬出投資方合同,稱《大轟炸》是四方合作,三方旱澇保收,拿老百姓的錢承擔風險。

 

施建祥半年賺了9.6億港元,《大轟炸》成了資本綁架下的犧牲品
  對此,上影南國影業發表聲明稱,這種資金投入及匯報方式,是經過雙方協商決定,鑒于甲方希望影片的投資規模及匯報以一家負責撥付核算,以避免資金使用多頭審核簽字的訴求。

雙方各執一詞,資本的綁架讓本來單純的創作變得復雜,《大轟炸》成為了犧牲品。

施建祥半年賺9.6億港元,但老百姓的“血本”還能歸嗎?

至于施建祥,幕后的最大玩家,早已賺得盆滿缽滿,“卷款“潛逃國外。施建祥卷走了多少?我們來給他算一算。

2015年9月,施建祥入股十方控股,成為第二大股東,持有大約3億股股份,每股0.4港元,約1.2億港元。

2016年2月,十方控股以1.1億元向合禾影視收購《葉問3》中國票房凈收入55%的收益權。2016年3月4日,《葉問3》在內地上映,股價大漲22%至3.6港元每股。在逃往國外之前,施建祥手中的股票就從1.2億港元變成10.8億港元,半年凈賺9.6億港元。

而目前,施建祥仍持有約1.87億股十方控股股份,他套現了近1.2億股股份。目前,十方控股股價為0.088港元每股,價值1644.28萬港元。股價跌得是一塌糊涂,但施建祥早就賺回本了。

 

施建祥半年賺了9.6億港元,《大轟炸》成了資本綁架下的犧牲品
  而另外一邊投資了《大轟炸》的老百姓們呢?

根據崔永元所說,《大轟炸》是用老百姓的錢在做賭注。集資的方式一部分來自于眾籌。

2015年11月30日,蘇寧易購、大銀幕、快鹿集團聯合發起電影《大轟炸》的眾籌,據當時的媒體報道,項目上線2小時即達成500萬元的籌集目標,參與蘇寧影視眾籌《大轟炸》的支持者不但可以獲得預期年化收益7.8%的回報,還有機會獲得電影票等周邊產品。

然而,隨著《葉問3》事件的爆發,快鹿陷入危機,無法兌現承諾履約,進而影響到《大轟炸》的兌付,讓眾多投資者蒙受損失,蘇寧眾籌平臺將快鹿集團告上法院。

《大轟炸》項目通過眾籌籌得3000萬元,這對于整個項目來說也許只是“九牛一毛”。但對于付出真金白銀的老百姓來說,卻是一筆筆的血汗錢。

身處風口浪尖的《大轟炸》還是沒能頂住輿論的壓力,取消了上映。

娛樂資本論(ID:yulezibenlun)成為了少數一睹過影片真面目的媒體之一,今年7月底,我們在北京一家知名后期工作室看完了《大轟炸》全片。

在看過的那個版本里,范冰冰跟一眾跟資方關系錯綜復雜的演員都沒能出現在正片里,而是以彩蛋的方式在片尾一閃而過。

5月崔永元靠一紙跟《大轟炸》相關的陰陽合同,把范冰冰這個中國最知名的女星拉下馬,并引發了整個影視行業的稅收大檢查。《大轟炸》從兩年前的快鹿事件開始,就沒有消停地卷入各種話題風波,成了話題“大轟炸”,甚至有人迷信地認為,是不是片名取得太不吉利了?

從接觸伊始、過程中的妥協應對、到現在因其影響而擱置。資本在其中扮演的角色遠遠超過了投資者,其間眾人,以“堅守者”蕭鋒為首的主創、金融大亨施建祥,以及牽涉其中的楊子、崔永元等一干人等,各自顯出人性的底色,上演了一出出中國影視史上極具代表性的荒誕戲碼。

回溯這筆《大轟炸》糊涂賬,大家一定會驚訝于這個項目過程中所發生的荒誕軼事,也扼腕嘆息于蕭鋒所代表的主創們的不幸,在很長時間內,它都會作為影視行業和資方碰撞最為激烈,關系最為極端的反面案例,流傳下去。

緣起:牽手合禾

施建祥快鹿系公司合禾影視是在2015年初入局《大轟炸》的,雙方簽訂的投資額跟此前團隊跟樂視影業談的一樣,也是8000萬。

之所以選擇合禾影視,是因為《大轟炸》沒能出現在當年樂視的片單上,團隊又急于把項目往前推進。

《大轟炸》曾在2011年1月的發布會宣布將于2012年上映,然而到2015年1月還沒能開拍,那時的蕭鋒急切想要推進。

但他低估了重慶大轟炸題材的難度,這個故事跨度長,光是劇本創作就換了六七個編劇,期間談好的演員檔期也出了問題,因為進度晚于預期,第一批資方北京東亞龍視在2013年底立項拍攝前退出,此后蕭鋒接觸了樂視,但到了2015年初,蕭鋒還是選擇了合禾影視。

合禾影視背后正是彼時鼎鼎大名,后來臭名昭著的快鹿集團,這是一家號稱“年產值1000億”,坐擁300多家子公司的龐大集團。

它的實際控制人施建祥是土生土長的上海人,據他說,自己的童年是在貧窮和饑餓中度過的,不要提上學讀書,連吃飽都是一種奢求。1999年施建祥收購上海快鹿電線電纜有限公司,這家曾生產出第一根國產電話線的國有企業成為快鹿的前身。

快鹿系涉足金融是在2010年,也是從那時起,互聯網金融和中國影視行業飛速發展,施建祥穿著他標志性的白色中山裝和明星大腕兒合影,他自己擁有的公開社會職務和榮譽有25種之多。

有趣的是,施建祥的財力和能力還得到過崔永元的蓋章。此前施建祥的百度百科上有大量名人對他的評價,其中就包括崔永元,那段話是這樣寫的:

“建祥兄給我留下兩個印象,一是有錢,二是樸實。這兩點出現在一人身上是不可思議的。看過他的書我想通了,有過吃苦受罪創業打拼的經歷,再有一顆感恩的心,一個人有格調就是水到渠成。”

蹊蹺的是,該描述在2016年3月9日的百度百科中被刪除。

合禾影視背靠財力如此雄厚的快鹿,還有看起來聲名這么顯赫的老板,對于當時急于拍攝《大轟炸》的蕭鋒來說,確是一個十足理想的投資方,但噩夢也由此開始。

變化:“感覺《大轟炸》成了快鹿的項目組”

后續接觸卻讓雙方的感覺漸漸發生變化,蕭鋒甚至覺得《大轟炸》劇組幾乎成了快鹿的一個項目組。

跟快鹿高管開會成了常事,劇組曾八次停工,全部主創和制片管理人員去上海參加快鹿集團的會議,施建祥逢會必到,事無巨細地詢問拍攝進程。

蕭鋒常常大清早收到他的微信,語音每條幾秒,一聽半小時,說他對《大轟炸》的想法。

施建祥派來的人在劇組來來回回,制片人、執行制片人任命過一堆,有的昨天還是老板特別助理,走馬上任就變成了執行制片人,什么時候人走了,劇組都不一定知道,原因往往是因為老板不滿意了。

來的人里有人是因為用古董跟施建祥換了一輛勞斯萊斯,后來施建祥發現古董是假貨,那個人就走了。

更嚴重的是加塞明星,據了解,資方一共往劇組塞了近20個明星。執行制片人王丁回憶:“常常是頭天打電話通知你,明天誰誰大腕兒可能要來,準備一下。”然后就是寫戲,準備服裝、道具、化妝造型。

那時《大轟炸》劇組分了三個組,A組拍正戲,B組拍打斗爆破,C組拍CG,專門應對這類明星的只能叫D組了。為加塞明星的戲份總共寫了49場戲,而一部電影往往也不過就100多場戲,占了近半,“這部戲拍的很累的原因就是,很多東西加進來了完全沒法用,但是還是要做。”

劇組1/3精力的花在應對臨時安排的明星大腕兒上,因為這些明星的支線戲份都放進去會讓故事情節冗長,戲劇的是,后來他們絕大多數都沒有出現在《大轟炸》正片……

范冰冰客串8天卷走3000萬

以范冰冰為例,客串演出8天卷走3000萬,崔永元的一紙陰陽合同揭開了她跟《大轟炸》的幕后交易。

范冰冰本是資方找來的女一號,卻因為檔期問題只給了友情客串的5+3天時間——5天拍不完再給3天。

她扮演武漢一所孤兒院的校長,因為武漢淪陷,去找陳道明要軍車把孤兒們送到重慶,里面有一句臺詞是“看來武漢守不住了”。

然而這段戲并沒有出現在正片,最初的剪輯版本中武漢戲放在“大轟炸”片名之前。因為是重慶大轟炸,武漢段落哪怕放在開頭也讓很多人不解,最后索性全部刪掉了。

而黃圣依則主要是跟阿德里安·布羅迪有談情說愛,原故事線里已經有劉燁和馬蘇、宋承憲和張鈞甯兩段感情戲,她的戲份也被刪光。

除了拍攝期間加進來的,蕭鋒曾在影片籌備期被一個電話叫到香港,到了以后發現等著他的是房間里坐的11個香港明星,他才知道他的任務就是現場編戲,給明星們講戲,一人半個小時,最后說到嗓子冒煙。

臨走時施建祥發來短信:“沒想到你很有口才,這個電影我有信心。”最后這些香港明星里有一半參加了演出。

對于資方的一系列安排,蕭鋒形容《大轟炸》劇組:“全劇組必須拿出服務業的空姐式微笑,不允許吵架、爭論。”他竭盡全力在資方提出的要求空間內周旋,只求完成影片。

必須做空姐式服務的不只是施建祥,還有當時他的左膀右臂楊子。

當時他負責的火傳媒曾經全權負責《大轟炸》的宣傳工作,據說幾部電影的宣傳花費是以億為單位。

比如在 2015年7月7日的浙江象山發布會上,施建祥曾對著探班的上百家媒體豪氣宣布:該片斥資3億元、宣發1億元,而且“上不封頂”!2015年11月的比弗利山莊,《大轟炸》的殺青宴上300多名中外名流,場面光華璀璨。

據探班過的媒體透露,當時每個媒體車馬費高達3000元,宣發路徑都是直接買版,“都是七八十萬的買”,光是買版面就花了上千萬。

這些匯集起來的版面被集合成豪華書冊送到施建祥的桌子上,楊子也在做結案報告時,他把全國買的那些版面一張一張摔在桌子上,讓大家看:“你看大標題里面都有施主席。”

天價的明星片酬到底給出去多少至今是個謎

《大轟炸》為那些沒能被加進正片的明星到底花了多少片酬?

蕭鋒曾多次對媒體說過,拍攝《大轟炸》只花了1.5個億。

但據崔永元說,在快鹿賬上,為此片(《大轟炸》)付出的經費不少于15億人民幣。

十多億的差距從哪來?據主創解釋,資方對《大轟炸》的資金管理采取了雙軌制,攝制組只負責攝制經費的使用,演員的片酬都是資方那邊付的,他們并不清楚。

另外劇組這邊用錢也有嚴格的財務制度。使用者要寫申請,然后是部門長簽字、制片主任批、導演批、老板派駐的特別助理批,最后才到劇組會計、總賬會計。

實際上,《大轟炸》劇組的日子卻是十分難捱。

電影投資的預算往往是在開拍前中后期分別撥3次,《大轟炸》卻是按照資方要求,每星期給資方發下一星期的預算。“用錢非常非常緊張”,而資方的錢“從來沒有按時按點給過”。拍攝過程中,資方數次停止提供資金,都是蕭鋒個人積蓄頂上。

他在微博中回憶,首次停止投資時,他自己墊錢去買下了急需付款的兩輛十輪卡當道具車。過了一段時間搭建主場景朝天門碼頭時,資方再次停止投資使數百名置景工人無法開工,又是多年積蓄頂了上去。等到資方錢到了會計再打給他,這樣資金的兜兜轉轉上演了無數次。

資方暴雷,施建祥跑路

等到2016年3月《葉問3》票房造假,造成快鹿系爆雷的前一個月,劇組再也沒有拿到過資方的錢。

此后兩年,據蕭鋒微博披露,他經歷了融資借款、抵押貸款、清倉股票,贖回投資基金、耗盡個人存款……直至2017年10月,他個人所有的可支配現金財富只剩1516元人民幣,晉升為“中國最窮的導演”。

直到2018年,他的60歲生日愿望是“期待電影《大轟炸》早日和觀眾見面!”而也就是在娛樂資本論(ID:yulezibenlun)看片不久前,《大轟炸》才完成后期制作。

5月17日,《大轟炸》宣布定檔8月17日,正是在崔永元針對爆出《大轟炸》涉及陰陽合同的風口浪尖。

崔永元跟《大轟炸》和施建祥關系不淺。

他在接受新浪娛樂獨家專訪時表示,他跟施建祥“關系非常好,鐵哥們”。自己曾擔任《大轟炸》總制片人,“但是干了一個禮拜,他們就不讓我干了。我們就開了一個會,任命我,然后再過一個禮拜開會的時候,我就什么都不是了,就變成顧問了。”

因為只干了一周就被罷免,他說:“我覺得有問題,不能這么干,所以所有人都抵制我”。

而崔所說也有跡可循,2015年6月《大轟炸》拍攝期間,他在 “施建祥影視公益活動‘星夢行動’啟動儀式”上告訴記者:“明年讓你看到我的大電影,現在還不能透露,你就等著吧,肯定特別好!”極有可能是指《大轟炸》。

而《大轟炸》主創團隊卻表示崔永元幾乎沒有交集,雙方只在一次劇組跟資方快鹿開會時見過,當時他們并不清楚崔永元跟《大轟炸》的關系。

對于崔永元手上的資料,有相關人士猜測,那些明星合同正是他的“鐵哥們”施建祥給到的。

施建祥,這個曾經的上海灘資本大鱷,在快鹿爆雷跡象初顯時就逃往海外。

在他作為出品人的電影項目里,曾經熱衷于讓自己的頭像和名字比主演更加顯眼,現在他的頭像還出現在紅色通緝令上。

富二代楊子為什么心甘情愿為施建祥打工,曾有知情人士對娛樂資本論(ID:yulezibenlun)透露:“楊子當時給我們說,之所以和施建祥合作,一是特別認可他互聯網+金融的想法,二是臣服于施主席的為人。”但另一種說法,則直指施建祥曾開價近十億的費用給到楊子。

只是現在,曾經匯集在施建祥下面的崔永元和楊子,早已因為7.5億的陰陽合同的說法,成了相見眼紅的仇家。

“是到放下的時候了”

8月7日,《大轟炸》宣布改期,配合海外發行方的時間10月26日上映。期間,崔永元繼續曝光陰陽合同、稱“大轟炸”是“大欺詐”、呼吁網友抵制即將上映的電影《大轟炸》,更在近期舉報快鹿案的調查方上海經偵有違規操作……

這邊廂的《大轟炸》,據說一直沒有拿到公映許可,10月17日,蕭峰發微博表示《大轟炸》取消上映,他寫道:“再多的事實都于事無補,再多的清白都難擋抹黑,再多的付出都難免決絕,是到放下的時候了。……”

《大轟炸》的投資比例早已公布于世,合同規定,合禾影視享有該片在中國大陸及海外的全部發行收益,無論盈虧,其它三家投資方,中影、上影和原畫都能按照投資總額享有15%的固定回報。

主創團隊強調,為快鹿案受害者利益計,雖然《大轟炸》的后期制作費由原畫影業和導演本人出資墊付,但只是借錢墊資性質,不攤薄合禾影視的原有股份。

《大轟炸》電影發行最終所得票房收益,屬于合禾影視的收益部分將全部進入有關部門指定的專門賬戶。

《大轟炸》歷時8年,片尾字幕在經過精密排版后也足足放映了8分鐘,因為參與人數高達近兩千人,期間多次換過投資方,蕭峰自己也經歷過被誤診絕癥,當時他的第一句話是:“我還有多久。”“3年。”“3年夠拍完《大轟炸》了。其間難處他的微博都已寫盡,數次公映在望,他一度以為挺過來了,直到寫下那句“是到放下的時候了”。

面對娛樂資本論(ID:yulezibenlun),當他提起這一切的始作俑者施建祥的時候,依然表示自己對他并無個人意見,關系和緩正常。

至于施建祥,他曾經在自傳《第一本》里寫過這么一段話:

“如果一個人奮斗了20年才成功,哪怕前面19年失敗,最后一年成功,就是他一生的奮進成功;如果一個人前面19年成功,最后一年失敗,就是他一生可怕的失敗。 ”

這里既是施建祥蓋棺式自傳的結語,也是過于善良乃至軟弱的蕭峰人生的一個注解:即使一個人最初對你再慷慨,但最后結果是戕害和拋棄,也是他一生最不淑的相遇、最荒誕的結局。

如果還想了解更多消息請看蒙城政協網

本文地址:http://www.42231877.com/archives/616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創業資訊網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