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中英文在線翻譯】《雙世寵妃2》開局播放量破2億,半年敗光近千萬融資

2018-10-24 20:14  閱讀 1,146 views 次 評論 0 條

 

谷歌中英文在線翻譯】《雙世寵妃2》開局播放量破2億,半年敗光近千萬融資

“前生今生,盛寵歸來”。10月22日晚,在粉絲翹首以待了一年之后,網劇二代《雙世寵妃2》在騰訊視頻正式開播。上線不到兩小時,該劇網播量迅速破千萬,截止到發稿前,其網播量已破2億,位列今日網劇排行榜首位。

口碑層面,盡管當前豆瓣評分尚未開放,但從昨晚彈幕回饋,“露出姨媽笑”、“還是相同的味道”、“蘇到少女心炸裂”等一眾評價來看,《雙世寵妃2》的開局不輸去年盛況——“開局相當出彩”。

不過,網劇市場早已今非昔比。從去年的《河神》《白夜追兇》陸續出海,到今年的《鎮魂》《延禧攻略》紛紛出圈,網劇“全民化”越來越成為一種新的趨勢。這也讓本就無過多關注的網絡劇,形成一定壓力。但對于有著“劇二代”頭銜的網絡劇而言,情況則較為明朗。

那么,《雙世寵妃2》能否就此打破次元壁,成功“出圈”?它又能夠給當下的諸多“劇二代”帶來哪些啟示?

甜寵劇“出圈”有跡可循,《雙世寵妃2》能否大獲豐收?

相比電視劇題材分類的常規化,網絡劇在題材分類上,往往更占據優勢。近年來,隨著相關政策的日益收緊,去年觀眾酷愛的懸疑、奇幻類型劇,數量相對有所減少;而主打少女心市場的愛情、甜寵劇,逐漸占據半壁江山

根據骨朵數據顯示,今年前三個季度中上線的網絡劇共達68部,涉及22個類型。其中,愛情劇數量最多,占比達到20.6%,而在這一眾類型當中,“甜寵”或作為元素,或作為類型分化,無疑是占據比重最多的一大門類。諸如,今年已經播出的《結愛》《蕓汐傳》《夜天子》等劇,網友無不在用“少女心爆表”來評論這類型劇集。

其實,眾所周知甜寵劇題材是當下網劇市場最易成功、也是最易“出圈”的類型元素之一一方面,它具備電視劇市場“女性受眾占據半邊天”的極大優勢,只要拿捏好撒糖、瑪麗蘇成份,少女心題材基本都會有網友為之買單,好比早年間的喜劇題材;另一方面,在比肩大制作、大手筆的硬題材作品領域,甜寵劇往往在制作上更易上手,更具簡單流程,不需要像懸疑、推理等題材一般,耗費大筆資金和花費大把時間聚焦在專業知識領域。這也是這兩年甜寵劇火力全開的真正原因所在。

但縱觀甜寵劇發展市場,率先火起來的時間點還是在2015年。當年,張天愛、盛一倫主演的古裝穿越劇《太子妃升職記》,正是憑借著劇中“男穿女身”、“肢體互動”、“流行網絡詞匯”以及“后期的高糖發甜”,攬獲觀眾芳心。今非昔比,女主張天愛早已擺脫“網劇”標簽,成功晉級為新生代流量女星和電影咖范疇,男主盛一倫也在各大IP劇中出演男一號,身價上漲。

也是從那時候起,甜寵劇,乃至網絡劇“出圈”標準才有跡可循。劇中演員是否爆紅、作品傳播力度是否能夠引起網友熱議、相關微博話題閱讀量達到多少等等,都成為評判一部網劇是否“出圈”的重要原因。

而去年播出的《雙世寵妃》第一部,基本已達到“出圈”第一部,邢昭林雖未達到“胡一天”紅火程度,卻也在該劇之后迎來多部劇集“男一號”,女主梁結相對走紅勢頭較為渺小,后續能否成功出圈還要看在播的《雙世寵妃2》。這也就意味著,《雙世寵妃2》肩負著男女主能否“爆紅”、微博打榜次數能否達到“及格”、劇集熱度能否突破次元壁等一眾重任。

從首播情況來看,《雙世寵妃2》的開局較為不錯。2小時破千萬、24小時破2億,官方微博壞閱讀量達6.8億,男主邢昭林在劇集效應帶動下,其微博超級話題已沖擊至第六名,排在其前面的分別是蔡徐坤、朱一龍、鄧倫、孟美岐、白宇等當紅偶像。

《雙世寵妃2》的開播影響力由此可見一斑,但似乎,好戲還在后面?

“網劇二代”質量層次不齊,《雙世寵妃2》能否打破魔咒?

眾所周知,“良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但這并不意味著,“良好的開始就一定有所收獲”。

諸如,今年上半年播出的《法醫秦明2》。該劇在上線搜狐視頻和騰訊視頻一天后,豆瓣開畫曾罕見地給出8.2高分,網播量累積達到2.5億。可謂,開了一個完美的開端。

但好景并不長久,隨著視頻網站每周逐步更新,《法醫秦明2》暴露出的問題越來越多:新演員演技拖垮劇集整體水平,是罪魁禍首;案件故事可看性以及整體邏輯不如第一部,是問題之二;同檔期同題材網劇《骨語》正面剛,是壓垮《法醫2》的最后一根稻草。最終,該劇豆瓣評分停留在5.6分階段,離第一部7.0分相差不少。

當時,搜狐視頻在一次媒體招待會上曾總結了《法醫秦明2》“失敗”原因,制片人郭琳媛女士表示,很多網友給這部劇打出一星的理由是因為演員班底大換血,而對于劇情他們并未作出相關評價。這也就意味著,原班人馬對于網劇二代、乃至整個劇二代的重要性。

一方面,觀眾們會因為演員的“換班”產生審美不適,而先天性自動屏蔽“劇二代”劇情接收;另一方面,在演員換班、故事情節又欠缺的檔口,“劇二代”極其容易“撲街”。

《雙世寵妃》背后的制作公司余洲影視曾在去年接受采訪時就已明確表示,《雙世寵妃2》在制作班底上將會原班人馬全部回歸。盡管開播之后,觀眾發現導演已經換人,但好在全劇組人員全部回歸,這才給網友留下了好的“初印象”。

再加上,在第一部劇集當中,“撒糖”成份已成功贏取觀眾芳心,升級后的《雙世寵妃2》在延續精髓的基礎上,也逐漸提高了場景搭建、服化道、布景等諸多細節層面,這才贏來首個開門紅。

不過,目前也有網友指出,在第一部劇集當中,觀眾對“兩個女主”的新奇設定頗為好奇,但到了第二部,“雙女主”(一個曲檀兒,兩個靈魂)衍變為“雙男主”(兩個八王爺,同一個魂魄)的相似設定,并無多大新鮮感。

而與原著小說對比來看,改編后的《雙世寵妃2》劇情走向也更偏向于“男女主花式談戀愛”、“三角戀”、“自己綠了自己”等諸多情感元素層面,從而弱化了原著小說中的“男女主修煉”、“誰是玄冥大陸的主人”、“時空秘密”、“帝位權謀”等其它副線情節。

誠然,我們承認時下的觀眾對于“撒糖”、“高甜”、“瑪麗蘇”等諸多甜寵劇具備的元素的喜愛成都。但對于一部“已知套路,固步自封”的網劇二代而言,這種“重復自己”的形式,并不見得一定會奏效。

《花間提壺方大廚》第一部熱播期間,觀眾曾對“男女主借用做菜傳達愛意”喜愛倍加,但在第二部并未有過多“升級”上,反而丟了一批原有原著粉;《親愛的,公主病》首播曾憑借“反套路”、“粉紅泥石流”逆襲為網劇黑馬,但第二部《親愛的,王子大人》“反套路”就未能奏效.......

搜狐自制劇版權中心總經理劉明麗女士在接受娛樂獨角獸采訪中,就曾提到,甜寵劇“劇二代”的“不易做”問題:它需要在滿足大批老粉絲的基礎上,獲取新粉絲喜愛,并且需要做到劇情有“升級”,否則就會丟失掉原有粉絲陣地。換言之,甜寵劇“二代”在制作過程中,需要給老觀眾新鮮感,同時也需要適當撒糖來博取新、老粉絲眼球。

為此,劉明麗女士也給出了相關解決方案:在盡可能保留原班制作人馬的基礎上,為甜寵劇“二代”諸如新鮮血液,比如開啟甜寵+懸疑,甜寵+古裝等一系列“甜寵+”方式,將甜寵變為一個元素,融合至另一個題材當中。諸如,搜狐視頻曾制作的《無法擁抱的你》系列劇,第一部主打“人與吸血鬼的戀愛情節”、第二部則在“愛情”的基礎上,增添“懸念感”,將探索吸血鬼家族歷史作為劇情主線,以男女主愛情線為其輔助。

“升級版”的劇情、創新性的表達方式,是甜寵劇“二代”致勝的不二法門,如若能夠匹配原班制作人馬,效果勢必事半功倍。《雙世寵妃2》當前已成功地邁出了第一步,后續能否在創新上進一步加碼,是其穩固老粉絲、增添新粉絲的必然條件,也是評判其能否“出圈”的必要因素。

 

“公眾號停更、機器無人維護、電瓶被盜走、押金余額未退……這個名為“豬了個球”的共享籃球項目,曾飽受爭議,最終悄然消失在創投圈

“豬了個球”品牌隸屬于嘉興市單身狗貿易有限公司。該公司起步于2016年12月。從工商信息看,這家公司此前經營的是計生用品自動售賣機業務,在共享經濟風口之下,2017年3月,它搖身一變成為一家共享籃球分時租賃公司。

共享籃球項目自問世就不曾被人們看好。2017年4月,金沙江創投朱嘯虎曾在朋友圈懟它:“聽說創業者為我們量身定制了一系列共享經濟項目,共享雨傘,共享籃球,還要到我們辦公室來堵我們的門。堵門的就不必來了,我在辦公室的時間也很少。”

盡管被嘲笑和看衰,同年5月,“豬了個球”還是完成了千萬級Pre-A輪融資,投資方為馬笛兒創投。千萬融資并沒有減少外界對共享籃球項目的唱衰,同時,在全國各地還出現了很多同類項目。

有網友在微博稱,2017年11月,“豬了個球”部分共享籃球場地的籃球柜里已經空空如也。此外,還有多位網友在微博表示,“豬了個球”的押金和余額無法退還。

只過了半年時間,宣稱“花幾塊錢,享受一流手感”的“豬了個球”,在敗光千萬之后,手感難道就沒有了嗎?

共享風口下的“新成員”2017年年初,“共享經濟”的概念開始在國內盛行,數不清的行業企圖搭上“共享經濟”這趟順風車,共享單車、共享充電寶、共享衛生紙、共享雨傘,甚至共享男友……趁著消費升級的潮流,它們都試圖在共享風口下分一杯羹。共享籃球項目也是其中的一員。

提起共享籃球,因為起步最早,“豬了個球”算是行業內的“明星公司”。

2017年3月,“豬了個球”正式進入共享籃球行業。據項目介紹,這是一家籃球自動分時租賃平臺,旨在為全國5000萬籃球愛好者提供高效高性價比的籃球自動租賃服務,主要部署在占全國80%以上的室外運動場館。

項目方這樣闡述自己產品的邏輯:籃球愛好者多多少少都遇到過這樣的情況,走在籃球場邊上,一時技癢想投個籃,不好意思跟人家蹭球,自己又沒有帶,共享籃球的出現就會解決這個需求。

2017年5月,豬了個球開始陸續向全國鋪設共享籃球柜,首批布局以一線城市為主。

豬了個球的共享籃球柜共有8個小柜子,每個小柜子里各放一個籃球,從下圖中看到,每個小柜子上印著二維碼還有租借籃球的操作方式,柜子旁邊的一根細鐵鏈綁著一根打氣筒,柜子上方會安裝一個攝像頭。

鉛筆道了解到,想要使用籃球,用戶需要通過“豬了個球”微信公眾號進行操作。在這個公眾號中,用戶可以租球、還球,想要使用籃球,需要提前支付29元的租金,費用為每小時2元。柜子上方的攝像頭用于監督租球人是否在規定時間內歸還籃球。而籃球取出之后,閑置的柜子則變成一個儲物柜,用于存放私人物品。

豬了個球貨柜除了鋪設在公園外,還設置在高校、社區或者體育館內,學生上傳學生證并交納押金后,就可以免費打球,每天只有一次免費機會,一次4小時,超時則需付費。

項目融資時,豬了個球創始人徐敏曾接受了一系列媒體采訪。媒體采訪信息顯示,大學畢業后的他進入吉利汽車工作,公司要求上班必須著正裝,這類衣服普遍價格昂貴,剛畢業的徐敏囊中羞澀,他在吉利僅僅工作兩個月便辭職,開始了長達6年的線上服裝零售生意,曾揚言做“中國的優衣庫”。

在豬了個球工商信息中介紹到,公司創始人徐敏先前就職于阿里巴巴,具體職位尚未說明,此處與其對媒體表述的從業經歷略有出入。

為什么選擇做籃球項目呢?徐敏對相關媒體表示,自己有一個朋友叫嚴州,常抱怨打球時帶球不方便,另外,不少籃球愛好者會出現忘記帶球、帶球麻煩、臨時打球、買球會丟等情況,打球時貴重物品寄存也是一個痛點,至此,他萌生了自動租賃籃球的想法。

這門生意到底掙不掙錢呢?關于共享籃球的具體數據,徐敏并沒有對外披露過。不過,徐敏曾假設,一臺豬了個球設備的成本是一萬元,如果機器使用5年,那每年成本為兩千元,換算成每天的成本僅為5、6元。理論上看,共享籃球商業模式是成立的。

剛成立兩個月,豬了個球就拿下馬笛兒創投獨投的千萬級Pre-A輪融資。融資用途為加快球場鋪設,升級優化后端管理系統及新一代產品的開發。

從成立到到引起話題,再到成功融資,雖然遭受質疑,但豬了個球開局還算風光,成功成為媒體和公眾的焦點。只是,這種順利并沒有持續太久。

6月,豬了個球公眾號推了4條文章后就再也沒有更新過,租球整個租借過程全部依附于公眾號完成,如今的公眾號卻已經被注銷,所有子欄目均顯示“404無法打開頁面”。

從社交媒體網友的爆料顯示,11月23日,豬了個球部分貨柜鋪設點已經出現籃球缺失的情況,打客服電話,其表示“并不知情”。同時,租球押金由29元上調至69元,租球費用變為第一小時2元,隨后每小時1元,5元封頂。

11月27日,豬了個球部分籃球貨柜已經空空如也。12月,嘉興市單身狗貿易有限公司工商信息已經注銷。

豬了個球作為共享籃球首家公司,從一開始動作就極為高調。百度搜索“豬了個球”關鍵字,出來的信息有2.9萬條之多,而搜索“共享籃球”,出來的消息幾乎都是關于豬了個球。曾高喊 “花幾塊錢,享受世界一流的手感”,成立僅半年時間,“手感”便沒了,留下的是一地雞毛。

不單純的“身世”共享經濟的熱度不斷催生“共享”項目,共享男友、共享紙巾……一個又一個項目被強行扣上共享經濟的帽子。

創業者蠢蠢欲動,投資人倒顯得冷靜多了。

2017年4月,金沙江創投創始合伙人朱嘯虎在朋友圈表示,“聽說創業者為我們量身定制了一系列共享經濟項目:共享雨傘、共享籃球,還要到我們辦公室來堵我們的門。所以在此分享一下我們投資共享經濟的基本邏輯。堵門的就不必來了,我在辦公室的時間也很少。”

共享經濟火爆之余,這條動態不出意料在朋友圈躥紅。豬了個球專程對此表示,“朋友圈傳播的圖片確實是公司在嘉興試點的設備,但朱嘯虎發文堵門的絕非本公司,只是很不巧都出現在同一天,公司方屬不小心躺槍。”

所謂的好壞優劣總是相對而言的,有人唱衰,自然有人看好。

次月,豬了個球得到馬笛兒創投的1000萬元投資。馬笛兒創投也算是一家不錯的機構,相對于其投資的千聊、維權騎士阿拉丁、映客等知名項目。

實則,從豬了個球工商信息中便可管中窺豹,可見一斑。

嘉興市單身狗貿易有限公司起步于2016年12月,公司起初從事成人用品銷售,知識產權一欄中看到,2016年12月22日,“單身狗貿易”一天內申請8項商標注冊,產品分類大致為醫療園藝、醫療器械、科學儀器等,商標名稱為“求偶”,由此不難理解這家公司工商名稱為什么會叫“單身狗貿易”。

2017年3月24日,單身狗貿易工商信息發生變更,公司經營范圍一欄中增加了一項體育用品的租賃業務,彼時,徐敏成為這家公司的實際控制人,直接持股80.83%。

公司第二大股東德荀(上海)創客空間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法人為許捷,該機構為馬笛兒創投的投資實體。徐敏同時在三家公司擔任法人,分別是嘉興奧維科技有限公司 、杭州休搭電子商務有限公司 、桐鄉滿速電子商務有限公司 ,而德荀(上海)創客空間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名字同時出現在嘉興奧維科技有限公司和桐鄉滿速電子商務有限公司 兩家公司股東列表中,分別持股12.5%和20%。

工商信息顯示,嘉興奧維科技有限公司起步于2018年6月,公司無工商變更記錄,可以推斷為原始股東;桐鄉滿速電子商務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12月,2013年9月4日,股東列表中除了出現一名個人投資者名字外,還有德荀(上海)創客空間管理中心(有限合伙),這家公司目前已經被注銷。

由上面線索看出,六年前,馬笛兒創投已經在支持徐敏做項目,滿速注銷后,馬笛兒創投再次支持他的下一個項目——豬了個球。

鉛筆道通過單身狗貿易公司工商信息中的聯系方式,聯系到一位女士。她對記者詢問豬了個球公司的狀況感到意外。她表示,她曾是該公司的財務人員,所以工商信息會留下她的聯系方式。然而,她表示,自己在今年過年后就已經離職去別家公司上班了。

對于公司是否已經倒閉清算,她表示并不知情。她表示,離職后并沒有與徐敏和其他人員來往過。當鉛筆道詢問公司規模及當時的財務狀況時,她連聲稱不知道,并掛掉了電話。

這位女士稱今年過年后還在公司上班,然而工商信息顯示單身狗貿易去年底已經注銷,似乎無法對應。然而,很快鉛筆道便找出了答案。

徐敏另外一個項目“滿速西服”,所屬公司桐鄉每文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公司顯示存續狀態,其工商信息中的電話仍然是前面這位女士,也就是說她年初時同時在兩家徐敏的兩家公司擔任財務人員。這家公司去年初發生過名稱變更,此前名稱正是“桐鄉滿速電子商務有限公司”。

對于滿速西服,徐敏曾在報道中介紹過,他先前從事電子商務行業,滿速是一個年輕人的商務裝品牌,純線上銷售,做了六年多規模最大的時候做到了1個多億。鉛筆道搜索了這個品牌的服飾,屬于低端西服品牌,主打低消費人群市場。鉛筆道聯系到了滿速工作人員,其了解來意后,立即沒有任何回復。

另外,鉛筆道在項目數據庫中尋找到一個標明是徐敏的聯系電話。撥通電話后,從聲音判斷像是一位中年婦女,普通話略不標準。當鉛筆道詢問這個電話是否屬于徐敏時,她表示肯定,但拒絕告訴她與徐敏的關系。然而,當鉛筆道想要通過她聯系到徐敏本人,進一步了解項目情況時,她表示沒有辦法,隨即掛斷電話。

鉛筆道在微博搜索“豬了個球”官微,發現這家公司的企業資質在2017年4月28日未通過年審,目前已經被注銷賬號。關注18人,粉絲115人,這些數據證明這家企業曾經存在過。

現在在社交平臺上搜索“豬了個球”,更多的是用戶抱怨押金未退還的問題。微博一名網友說:“當初體驗了一下,后來沒怎么用。再申請退押金,再然后就訪問不了了!”一名用戶在下方留言,同樣表示:“對…訪問不了了…”

共享籃球落幕了嗎?共享經濟作為“舶來品”,在國內市場尚不穩定。豬了個球停止運營,外加欠用戶押金余額不退的情況,無疑為這個行業潑了一盆冷水。行業遇冷,自然會現金流緊缺,行業內的企業將難以存活。

為此,鉛筆道了解了幾家共享籃球企業現階段經營情況。

“891共享籃球”起步于2016年9月。2017年3月,該項目創始人公開表示公司定制的幾百個籃球剛剛到貨,可以看出,當時的企業經營狀況還是不錯的。根據創始人唯一一家所在公司工商資料提供的聯系方式,撥打電話后,顯示該號碼已關機,另一個聯系號碼則顯示為空號。鉛筆道發現,創始人所在的這家公司雖處于存續狀態,但名稱為“車體寶”,所從事的行業是軟件開發,似乎都與公司之前的創始人之前的共享籃球項目無關聯。

另外一家曝光過的共享籃球項目“敢拍共享籃球”,也就是“YongShot”。資料顯示,該公司起步于2015年,項目介紹為文娛傳媒,主要為運動愛好者打造短視頻,公司創始人曾在2017年3月份對外表示,公司的共享籃球已經在一所高校試運營半個月,目前數據已具備參考價值。然而,從目前該公司的信息顯示,已經沒有共享籃球的身影,還是主要提供運動短視頻分享服務。

從以上幾家公司目前的經營狀況來看,公司負責人手機關機、空號,又或者公司已經被收購,種種跡象映射出這個尚不成熟的市場正處于窘迫的狀態。

鉛筆道又聯系到一位目前還在從事共享籃球項目的管理人員李冰(化名),他對鉛筆道表示,自己公司目前已經在上海、南京、杭州鋪設了100多個點位。“我們發展速度比較慢,在2017年9月份才開始鋪設點位,之前一直在研發貨柜功能。我們的貨柜有自動還球系統,這樣一來會明顯較少耗損率。”

談及項目回本時間,李冰解釋,“機器投在哪兒和項目回本速度有直接關系。像我們在上海一所學校投放的點位,一個半月營收四千多,就已經回本。”

問及籃球造價,他表示,單個籃球在35元到50元間,押金為89元,對于學生會有優惠套餐,學期卡或者月卡。

當鉛筆道問及,學生屬于低消費人群,在學校鋪設點位的盈利能力會不會不如商務地段。他表示,上個月某大學的借球數量就有兩百多單,按照一單3元計算,收入狀況還算不錯。他表示,公司現階段已經與一家大型公司合作,會盡快打入北京市場。

談到豬了個球項目時,他說表示“那個項目很早前就已經倒閉了,那家公司比較高調,搜索共享籃球關鍵詞,出現的一個是豬了個球,另一個就是一元體育。豬了個球比我們早做一個半月,總部在浙江那邊,前身是做計生用品的。”

對于豬了個球的倒閉原因,他表示,這家公司很早拿到融資,但拓點位非常快,差不多4個月時間就拓了360多個點位。同時,他表示,豬了個球最致命的弱點在機器上還球系統,球借出去,無法保證球還回來,這也就解釋為什么最后這家公司投放越多,死得越快。

一個新的消費習慣出現,需要人們花很長時間去接受、適應,但前提是這項內容是否為剛需。鉛筆道詢問多位高校學生關于共享籃球的看法,多數學生都表示不會使用。

同時,鉛筆道在知乎中也看到很多人對共享籃球的看法。有人稱,“不缺籃球,更多的是缺場地。”“感覺這種籃球不太容易管理,容易丟失。”“就算一時興起去打球,也要換個裝備吧,光有球有什么用。”

如今,創投行業正處在漫長的資本寒冬之中,曾經一些處在風口上的項目也已經出現了融資難的情況。共享籃球,這個模式受質疑,被認為滿是泡沫的行業,投資人和創業者的熱情似乎也已經燒完。

 

如果還想了解看看延禧攻略相關資訊請看:http://www.42231877.com/archives/773

本文地址:http://www.42231877.com/archives/775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aa, aa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